中共為應對總統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制定了「戰略冷靜」政策。可是現在在特朗普的步步緊逼下,中共卻再也冷靜不起來了。

彭博社報道說,對於特朗普的洗衣機關稅、太陽能電池關稅以及上周提出的鋼鐵鋁材關稅,中共都已經忍耐下來了。然而本周三,當消息傳出說特朗普在考慮更廣泛地打壓來自中國的投資和進口,以懲罰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做法時,中共終於著急了。另外一個不利於中共的消息是,白宮內主張自由貿易的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宣佈辭職。

「中共痛苦地意識到,這屆政府(特朗普政府)可能不是中共官員認為的可以任意擺布的玩偶。」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國部主管普拉薩德(Eswar Prasad)告訴彭博社,「它們可能被迫作出實質性讓步,以便維持平穩的雙邊經濟關係。」

華僑銀行經濟學家謝東明說,特朗普政府考慮的最新措施可能對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產生廣泛影響和構成挑戰。「中國製造2025」的願景是,到2025年,中共在從機器人到醫療設備等10個關鍵行業獲得全球競爭力。

謝東明說,目前的中美緊張局勢是否會升級成全面貿易戰,取決於301調查的結果和中共的反應。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的話說,最嚴重的情況可能是,美國對廣泛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從鞋子、服裝到消費類電子產品。

特朗普政府可能將關稅與限制中國在美投資相結合。外國投資委員會正在審查中共在美投資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

「美國對華戰略已經從接觸轉向遏制。」瑞信私人銀行大中華區副總裁陶冬表示,「中美關係可能將經歷一些非常動盪的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