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陽暖溶溶的光暈,輕撫大地,花草、房舍沐浴在上天的恩寵中,以無比靜謐的姿態襯托漫空的喧嘩——開始了一天的晨光序曲。 

那橫空懸掛的五線譜上,不停跳躍的音符,是鳥兒們的大合唱——貝多芬的快樂頌。 

曙光中甦醒的雲,悄悄地諦聽著一對對愛侶的喁喁細語;一雙雙怨偶的爭吵不休;一齣齣高空特技的搏命演出。 

那嘹喨、低沉、高亢、渾厚的音調,曾是我六道輪迴中生命再現的概括。 

很偏愛這張創作,明亮的色調透著愉悅,姿態各異的鳥群,帶來無限的活力,整幅畫顯得生機勃勃。 

我相信我有幾輩子肯定轉生過鳥類,否則怎地一見這些扁毛畜牲就覺得親,就感到可喜?心中總是默默的告訴牠: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屋頂的花圃裏,有幾回親眼目睹母鳥教幼雛試飛的親情與耐性。那羽毛剛長豐滿的小不點兒,怯怯生生、膽膽突突的鳴叫聲裏,間雜著鳥媽媽簡短有力的催促和帶頭飛翔的示範。讓我印象深刻而寫就了一個中篇童話,這鳥兒母子成了主角之一。 

常望著清晨聚集的鳥群,浮想連翩:我知道牠們自成一個世界;懂得牠們有人類無法理解的溝通方式;明白牠們也有自個兒的喜怒哀樂與生老病死,和人一樣,都在宇宙的鐵律裏演繹著瑰麗而短暫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