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原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去向自其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後,就備受外界關注,消息人士的信息以及普遍的看法是其將出任國家副主席。3月5日,新一屆全國人大召開後,王岐山的一舉一動自然成為媒體報道的重點之一。而從開幕這一日的一些跡象看,重回中共頂層權力圈(或者說從未真正退出)的王岐山,應該是權重朝野。

這些跡象主要有:一、並非政治局委員的王岐山入場和落座排名有說道。3月5日,全國人大開幕式上,習近平先步入主席台,其他六名現任政治局常委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以及三名前常委張德江、俞正聲、張高麗相繼入場,而王岐山則是緊跟在韓正身後。至於座位,王則是與政治局委員同坐在主席台第二排,且是在趙樂際和即將卸任副總理的馬凱之間。

在王岐山正式身份沒有被人大確認之前,就以這樣高調的方式展現給外界,所要傳遞的信息是不言而喻的。從表面上看,王岐山未來在中共高層的地位將在七常委之後,但其所擁有的實際權力應該超過新當選的幾名政治局常委,儘管其排名在他們之後。原因就在於其的回歸沒有習近平的力挺和運作,是無法達成的,而強勢的習近平亦需要一個能幹且強勢的王岐山為其效力。

二、王岐山會場高調有說道。人大開幕儀式後,習近平等眾常委迅速離開會場,而王岐山卻稍微滯後。不僅與上前與之握手的多名代表寒暄,而且還走到主席團左邊一側,主動找到中財辦主任劉鶴握手,隨之兩人邊走邊談,並肩離場。

代表們上前寒暄是因為意識到了「老王」的回歸不簡單,至於王岐山找劉鶴攀談應是有意為之,談甚麼內容並不重要,且也未必談甚麼重要內容,重要的是兩個人同時出現在鏡頭裏,而這很可能是在暗示其未來所主管的領域與劉鶴存在交集。不管是哪方面,都應是中共最為迫切解決的問題。

三、原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向王岐山敬軍禮有說道。據港媒報道,王岐山在3月5日上午步入人大會場時,有一名將軍級別的軍人向王敬了軍禮。鏡頭雖看不清正面,但有現場的香港記者透露,他正是近一段時間盛傳被查的范長龍。另據中共官媒報道,范長龍出席了人大會議,並在主席台就座。

尚未卸任國家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范長龍,向業已卸任政治局委員和中紀委書記、新身份未明的王岐山公開行軍禮,的確是個稀罕事,而這意味著甚麼,范長龍、王岐山都應心知肚明。是范長龍向曾主管調查自己的王岐山手下留情表達感謝之意?還是希望回歸後權重的王岐山手下留情,保全自己?而僅僅從這一舉動看,卸任的王岐山確是從未真正離開中共高層權力圈,還是一個讓人聞之害怕的「老王」。

四、官媒報道王岐山頭銜有講究。在大陸官媒報道胡春華、王岐山於5日下午參加湖南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的新聞中,目前還沒有正式頭銜的王岐山沒有被冠以中共原政治局常委、原中紀委書記的前綴,而是稱之為「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十八屆中央紀委書記」,如此便巧妙的避開了「原××」或者卸任的字眼,可謂是「體貼備至」。

試想,沒有為王岐山權力回歸的通盤考慮,會如此「體貼備至」嗎?

相信已經沒有人否認,王岐山的此次回歸,其掌控的權力並不會亞於其擔任中紀委書記之時。而無論是此次人大會上彰顯的這些跡象,還是中共十九大王岐山卸任後,罕見出席中共最高級別的政治局會議,乃至王岐山岳父姚依林的百歲誕辰座談會罕見高規格,海外媒體傳出習近平的「四個不惜代價」等,都表明習近平對其依舊是信任有加,並正在繼續鞏固已有的「習王聯盟」,讓王出任國家副主席就是其選擇的路徑,讓王高調就是讓大家都明白。

無疑,強勢的王岐山業已出現在人們面前,而他回歸後位高權重的背後,隱藏的正是中共多重的危機。在國內,中共政權合法性被質疑,政府公信力喪失,最大的腐敗家族江澤民家族並未被繩之以法,貪腐並未得到從根本上遏制,而人權狀況不斷惡化,迫害良善依舊未停止,強摘器官罪惡仍在持續,貧富差距還在擴大,老百姓滿意度低,用腳投票的富人、中產愈來愈多。在國際上,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所帶來的危害,對他國政治經濟文化情報等方面的滲透,尤其是利用國際規則推行不公平貿易,正在引起越來美國等越來越多國家的警覺和反擊。

面對這許多問題,能幹的王岐山究竟會被安排在哪裏呢?負責中美經貿關係?國家監察委?港澳事務?一個問題是,王岐山憑藉其一己之力能化解中共在這些方面所面臨的危機嗎?人類走過的歷史一再告誡我們,天意不可違,在上天早已宣判中共死刑的當下,如果一切所為是為了延續中共,無論甚麼人,都是在沿著一條註定的死路前行,不僅無法挽救危機,反而還會殃及自身;如果在大變動中,順應時勢、民心,拋棄中共,則將在青史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