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一個經濟大市場,它利用著這個由人民建立起來的優勢,挾天子(經濟)以令諸侯(傳媒),傳達「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恐怖訊息,左右傳媒報道。面對大陸廣告收益,大家都屈膝下跪,可別笑當年人們順著趙高指鹿為馬,今天情況一模一樣。

各大媒企快醒過來

香港電視台、報紙等傳媒,不論大小,在回歸後紛紛向惡勢力低頭,大部份已選擇「歸順」,大是大非不報,只談社會表面問題。這確實教人惋惜,媒企內還是充滿著很多有腰骨和熱誠的人,但受制於高層壓力,只嘆生不逢時!

國際傳媒巨擘收入分散全球,是否可以在中共新聞審查面前站得穩直一點?就在正邪兩念交戰之際,大陸又搬出同一句作利誘,就是「你不要13億人的市場了嗎?」政權狡猾地綁架了中國,擺上桌面嚇唬眾人。這些國際傳媒就算有個正直不阿的總裁,亦不易說服董事局和團隊不去為五斗米折腰。必須上下一心,方能貫徹始終!

1930年代,納粹德國以相同手段強迫美媒自我審查,否則將面臨驅逐和打壓。傳媒由第一天開始的服務對象就應該是所有人,報道小偷可以,但報道權貴謀財害命就不行?不能達到這一點存在又有什麼價值和意義?大陸打壓人權,冤一人給你一個工商銀行廣告作掩口費,枉一人送你中移動,然後大伙兒都沈默了。

傳媒巨擘三思三思

彭博稱得上金融媒企龍頭,中共自然緊盯其一舉一動。為了一篇未能刊登的官商勾結負面文章,在2013年鬧得滿城風雨,曾任美國海軍、駐中港記者Michael Forsythe被彭博開除,間接(甚至直接)被中共逼迫。遙想當年彭博始創人Michael Bloomberg在所羅門兄弟證券工作20年後被革職,瀟灑地邁進資訊科技業務,創豐功偉績,美藉猶太裔Bloomberg那時的雄姿英發,今天在中共面前消失殆盡。

Forsythe後來加盟紐約時報,而此報不向中共獻媚,其中文網自己刊登了一篇文章「《紐約時報》網站在中國大陸遭屏蔽」,表明自己觀點與立場。2016年底,時報的中英兩版應用在蘋果App Store的中國區均遭下架,蘋果稱「被告知該應用違反當地法規」,但沒交代是哪一條法規。《紐約時報》要求蘋果重新考慮決定。

孔子曰:「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意作君子有所作為,但須建立於不違背仁、義、道、德及良心的基礎上。企業由人管的,道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