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紛擾聲中,中共「兩會」在北京召開。在筆者看來,坐在會場裏的中共高層,此時內心未必擔心的是憲法修正案、國家監察法草案以及人事安排等是否順利通過,畢竟這尚屬於其可控的範圍。如果不出意外,中共高層皆會如其所願。而其真正所憂慮的乃是來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雙邊貿易問題上的強硬態度,一旦應對失當,會在中國國內引起連鎖反應,所以這才是籠罩在「兩會」上空最大的陰雲。

就在「兩會」前,習近平首席經濟智囊、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缺席中共三中全會的情況下,赴美商討雙邊貿易問題。在其訪問期間,美國先後公佈了如下措施:美方將對中國制鋁箔徵收稅率最高達106%的保證金;美國將對鋼鐵徵收25%、對鋁徵收10%的關稅。而更早前,特朗普簽署了對太陽能電池板及洗衣機上徵收懲罰性關稅,也涉及中國對美貿易。此外,目前美國國內正在進行針對高科技公司知識產權竊取的301調查,而過去十幾年中中共當局正是幕後黑手。美國的這些舉措似乎預示著雙方達成共識並非易事。

果不其然,在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及白宮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與劉鶴會面後,有白宮官員表示,雙方「認識到了實現雙邊關係平衡性和互惠性的重要性」,但談判並未找到「共識」。

另據《華爾街日報》等媒體透露,美方提出了北京取消國有企業補貼,採取更多措施最大限度地減少美國對華貿易赤字,並為美國企業在華投資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等三大要求。對此,劉鶴並未給出直接回應,而是同樣提出了三個要求:建立新的經濟對話平台;任命一位中國問題負責人;提交一份特別要求清單。

這樣規避實質問題的回應顯然無法滿足特朗普政府。3月2日,特朗普在推特上稱:「貿易戰是好事,美國可以輕鬆取勝。」這句話說與誰聽,北京高層應是心知肚明。

無功而返的劉鶴回國後,3月4日,全國人大新聞發言人張業遂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中共將邀請美國官員進行新一輪貿易對話,並稱不希望發生貿易戰。他還表示,中共將建立透明、穩定和可預測的環境,同時擴大外國投資者的市場准入。

可以肯定的是,對中共越來越強硬的美國政府是否接受中共的邀請進行新一輪對話,將取決於中共在多大程度上滿足美方的三大要求,而單純採用對話的拖延方式早已被美方識破。對於中共而言,絕不應忽視的是特朗普去年12月18日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為未來美國軍事和外交政策、國防開支、貿易談判及國際合作規劃的藍圖。當時,特朗普表示:「中國和俄羅斯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力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與繁榮。他們決心使經濟變得不自由、不公平,擴充軍力,控制信息和數據來壓制他們的社會、擴大他們的影響。」

在具體談及中國是如何「使經濟變得不自由、不公平」時,特朗普強調了以下幾點:一、盜取美國價值數千億美元的知識產權。盜竊專利技術和早期創意使競爭國不公平地利用自由社會的發明。二、利用複雜的手法削弱了美國的商業和經濟,這是網上經濟戰和其它惡意行為的一個側面。三、用基本上正當合法的交易和關係獲得進入一些領域、接觸專家和可靠製造廠的途徑,來填補他們能力的不足,削弱美國長期的競爭優勢。

就特朗普提及的不公平貿易中的上述幾點,現任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的納瓦羅在與他人合著的《致命中國》一書中給予了詳盡的解釋。比如中國公司出口美國的每一個東西都得到了相應的補貼,而如果外國的企業想要出售產品到中國市場,他們將被迫在中國開設工廠、店鋪,中國人則成為合伙人。2001年中共加入世貿組織時,曾承諾及時消除所有非法補貼和所有不公平貿易的做法,但迄今仍沒有做到。中國大量非法的出口補貼持續,嚴重打擊了北美重要的支柱產業,如鋼鐵、石化、造紙、半導體、夾板和機械等,而這些產業的美國失業工人的數量巨大。

在這樣的認知下,為了保護美國產業和工人,減少貿易逆差,特朗普政府針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若干商品提高關稅也無可厚非,中共當局無論是煽動民眾指責美國或是繼續敷衍都無濟於事,而滿足美方的要求在中共一黨專制體制以及畸形的經濟政策下,同樣是難以施行。至於口說不懼,但若與美國開打貿易戰,結果應是難料。可以說,在國內困難重重,如何應對美國在貿易上的強硬態度和舉措,這才是北京高層頭疼的所在。

無疑,從中共的一再表態不願打貿易戰看,從中共對美國通過與台灣旅行法後並不強硬的表態看,中共當局業已意識到了問題的嚴峻性。誠如有分析所言,貿易戰一旦開打,對美國會有甚麼損失還是未知數,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對中共絕對是一場滅頂之災,而中共黨內尚未平息的暗流藉此發難,對現高層顯然是難以預料的威脅。中共下一步該如何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