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4日(周日),就在第90屆奧斯卡頒獎典禮舉行的同時,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的頒獎典禮也於同地舉行。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作者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作為受邀嘉賓,他在發言時說:「中國沒有民主,而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的惡行仍在繼續。」

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頒獎典禮現場。(姜琳達/大紀元)
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頒獎典禮現場。(姜琳達/大紀元)

「奧斯卡自由人權獎」由海外華人於2014年發起,通過表彰一系列的中國良心犯、維權人士等,關注中國人權。

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4位個體獲獎人獎盃以及前屆獲獎人張海濤的獎盃。(姜琳達/大紀元)
第5屆「奧斯卡自由人權獎」4位個體獲獎人獎盃以及前屆獲獎人張海濤的獎盃。(姜琳達/大紀元)

現場參與人士高舉「美國自由宣言」的牌子。(姜琳達/大紀元)
現場參與人士高舉「美國自由宣言」的牌子。(姜琳達/大紀元)

今年的頒獎禮由民陣副主席盛雪主持,獲獎的個人包括被中共判處8年徒刑的維權人士吳淦、被判處10年徒刑的異議人士李鐵、街頭民主人士黃文勛以及人權人士李玉鳳。該獎項發起人之一的雕塑家陳維明表示:「這些人士對中國民主作出了巨大的付出,至今還被中共關押在監獄裏。」

主辦方還特地從加拿大邀請到了大衛・喬高,參加此次頒獎典禮。喬高說,20世紀中期,蘇共妄想統治世界,但時至今日,世界上也只剩下5個國家保留共產黨,與世界民主相背離。

「從大躍進到文化大革命,從1989年天安門事件到1999年開始迫害和平的法輪功學員,中共在和平時期殺死了數千萬的中國人。而活摘、這件史無前例邪惡的事情,至今仍在繼續,且呈現更加惡劣的狀態。」

2006年7月,由大衛・喬高和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共同獨立調查的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及良心犯器官的報告在國際上公開。大量的證據、資料證實了中共反人類罪行真實存在。

喬高說:「中共活摘人的重要器官,包括腎臟、肝臟、角膜和心臟。大家千萬不要以為這惡行已經在2015年停止了,根據我們在2016年用大量調查數據更新的報告以及謹慎判斷,截至2016年中,中國每年至少完成了6萬個器官移植手術,並非政府聲稱的約1萬個。這意味著平均每天有164人因器官而被中共殺害。」

據悉,這份更新的報告,借鑒醫學期刊、醫院網站和一些被刪除的網站文檔,提供了一份對全中國數百家醫院移植計劃的全面調查,並且提供了許多通過國家政策和資金控制,甚至牽涉到軍事和民用醫療保健系統的器官移植網絡證據。

而剛剛被美國政府從中國救到海外的民運人士張林也用親身的經歷,證實了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實。他說:「中國人被中共矇蔽雙眼,無法看清世界,很多人也在中共的愚弄下都麻木了,真理的聲音都被打壓。我在跟中共的獨裁政權進行鬥爭的16年中,先後被5次抓到監獄迫害。」

「我在看守所的時候,親自見識了中共強迫一些人貢獻自己的器官,當然很多人都拒絕。那中共就威脅,要不主動同意,就不打麻藥、強制活摘。除了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大量活摘,普通老百姓也有。除此之外,計劃生育委員會都親自承認,把4萬個胎兒從母胎中拿出並殺死。中共視人民就像是牲口。」

張林因此感謝主辦方對中國民主人士的支持和聲援,鼓勵更多人爭取自由。中國民主黨全國委會主席王軍濤、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因全、民主中國陣線副主席金秀紅也都被邀請到現場。金秀紅說:「最基本的人權,在中國都沒能得到。共匪希望人們都沒有思想,妄圖操控。但我們是人,不是動物。所以我們的信念是不會改變的,人是嚮往自由的。」

主辦方除了為此屆獲獎人頒獎之外,中國政治犯張海濤的妻子李愛杰,也偕同2歲的兒子,代夫領取了上屆奧斯卡人權獎獎盃。

李愛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拿到這個獎,對我們是一個鼓勵和安慰。我先生2016年被送去了新疆的監獄關押至今。他只是對中共獨裁政權做出一些批評。69條微信、205條推文、拍攝了烏魯木齊街頭的一些照片,卻被中共判了有期徒刑19年。我真的太震驚了。」

她也透露,自己當初聽到活摘器官一事不敢相信,後來她覺得,沒有甚麼不可能,中共甚麼事情都幹得出來。李愛杰感謝所有支持她丈夫的海外人權人士,也感謝特朗普政府的幫助,讓她獲得自由,「希望我丈夫可以早日與我們團聚」。

最後,喬高也建議所有人,可以通過建立反活摘國際聯盟、推進國際社會立法、向醫生傳遞真相等方法,制止活摘。

他說:「我們現在開始成立停止中國掠奪器官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Organ Pillaging in China),而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挪威等國,都通過了立法加大打擊中共的非法器官交易。我們也正在聯絡相關的仲介,讓他們不要再與中共的活摘市場連線。 」

「只要中共不停止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的罪行一天不終止,迫害人權的事情也會繼續。1989年柏林牆倒塌之前,很少有歐洲人預測民主、人權浪潮即將席捲歐洲,但事實如此。所以,我們要共同制止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