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之子陳小魯在海南突然去世,曾經和陳一起在海南開發亞龍灣項目的同事講述了陳當時鬥地頭蛇的經歷。地頭蛇的後台是中共最大的黑老大,最終陳鬥不過退出,但其當時曾說過的一句氣話「我要死在亞龍灣」不巧一語成讖。

旅美自由派學者吳祚來2日在推特上轉發一條疑似陳小魯前同事的推文,並提了四句詩:陳小魯揭黑海南官場;一語成讖歸西亞龍灣;強龍鬥不過地頭蛇;紅二玩不過黑老大。 

推文說,當聽到陳小魯在海南亞龍灣去世的消息時,突然想起陳當年在海南開發亞龍灣項目遇挫後說的一句話:「再也不離開海南,我要死在亞龍灣」。

陳小魯日前出殯。陳小魯的遺體沒有覆蓋中共黨旗。(大紀元資料室)
陳小魯日前出殯。陳小魯的遺體沒有覆蓋中共黨旗。(大紀元資料室)
 

接著推文講述當年陳小魯說這句話的背景。1992年,陳小魯受友人之託去海南三亞主持亞龍灣國家旅遊度假區的開發,陳轉而邀了作者一起去。 

推文稱,在亞龍灣,因為要籌集開發資金,董事會決定將公司改組為股份有限公司,一聽說要發行股份,一下子所有海南的黨政軍部門都開來了公函要股票,尤其是個人股,陳小魯拚命抵制,但又不得不在現實面前妥協。 

文章稱,最大的一次妥協,是在有關當局的直接要求下,給三亞近萬名吃官餉的「幹部」們每人配了500元的股票。 

作者透露,陳好幾次在商討應對辦法時都情不自禁地驚嘆「海南太黑」,陳說的話最終傳到海南省委書記阮某(阮崇武)的耳中。「阮大怒,在省委常委會上直斥:『陳小魯以為自己是誰,說海南黑,我看他更黑,亞龍灣公司的幾個億弄哪兒去了?審計局要好好查一下。』從此阮對陳小魯的工作百般挑剔,指責。」

省委常委會會議結束後,得到阮撐腰的三亞市委書記鍾某,把陳小魯和作者叫到其辦公室將他們痛斥一頓,「不問情由,不聽解釋」,兩人的臉氣得發白。作者稱「這根本不是在談工作,而是欺負人」。 

推文稱,當時那段時間,陳小魯非常惱火,意識到繼續留在亞龍灣的環境沒有了,於是決定離開,期間說出了「要死在亞龍灣」的狠話。 

在《回憶與反思——紅衛兵時代風雲人物》一書中陳小魯寫的自傳部分,也簡單提到了這段經歷。 

陳小魯稱自己1993年去海南三亞市幫助開發亞龍灣,但幹了一年,就幹不下去了。「那麼大個項目,我們當時把規劃搞完了,但效益是人家的了。我當時也有點兒煩,特別是在亞龍灣那兒,看見的事也挺黑的。因為和一些朋友說,海南太黑了,叫做『天天過年,夜夜興奮』。」 

「我難受,幹不了。後來這話被傳到海南的領導耳朵裏,他很不高興,說我,『陳小魯才黑呢!他發股票,一塊錢賣兩塊。』」陳小魯稱自己不否認這點,但「發股票的錢是給海南開發用的,還不是給你海南弄錢?我又沒有拿這個錢。我當總經理,當時的工資是兩千塊錢,僅此而已」。 

在自傳中,陳小魯稱自己下海幾年,感覺也不好,直言「自己不太適應這個社會」。

陳小魯同事的帖文引起一些疑問:哪個地頭蛇有這麼大的膽量,敢對紅二代破口大罵? 

《大紀元》搜索當時的海南省委書記阮崇武,原來其確實並非一般的地頭蛇,他不僅是中共「太子黨」,其真正的靠山正是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 

海南經商牽扯出江醜聞 

阮崇武1997年因涉貪下台後,其醜聞逐漸被港媒披露。香港《開放》雜誌曾刊文說,阮崇武曾擔任上海常務副市長,後升任公安部部長,1980年代就與江澤民建立起密切聯繫。 

1989年江當上中共的總書記,1993年,阮崇武借著與江的關係同時兼任海南省委書記和省長,被稱為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兩肩挑」省級第一人。從此,阮崇武憑著黨政一把手和與江的關係,成為權力不受監督的「海南島太上皇」。 

《開放》雜誌報道說,阮不僅不親自接待中央來視察的部長,甚至連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鄒家華、吳邦國也不放在眼裏,還在海南舉行的相關會議上公開指責朱鎔基、李瑞環,甚至不准下發朱鎔基、李瑞環在海南視察的講話。

有江罩著,阮崇武一家財源滾滾,阮崇武的妻子被調往香港一家土地開發公司任副總經理。聘任阮夫人的香港集團公司也因此獲利滾滾,港商先是低價買到「中國最大的開發區」31平方公里土地,然後高價賣給光大集團。其次,港商在開發區設立電廠,將電力高價賣給海南省。阮崇武的親屬也跟著紛紛發財,幾乎承擔了海南的所有大工程項目,其弟承包了海南高速公路,女婿控制了海南航空和著名旅遊景點的開發建設。

後台是中共最大黑老大 

文章還指出,原本江澤民暗自盤算提拔阮崇武出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分管全國政法委工作,接任建新的班。但當時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喬石在一次會議上指出,阮崇武抓公安工作本來就不得力,怎麼能主管全國政法工作? 

此外,胡錦濤也談到,他到海南考察了阮崇武的實際情況,發現海南幹部對阮崇武很有意見;尉健行則提到,中紀委接到許多關於阮崇武腐敗的舉報信。這才打亂了江澤民提拔親信的計劃。 

香港《前哨》雜誌早前也在一篇文章中透露,1998年中紀委「雙規」海南省東方市委書記戚火貴,戚供認曾送給省委書記兼省長、江親信阮崇武300萬元,並提供可信證據。背後有江撐腰的阮有恃無恐,不僅否認,還大罵中紀委官員。中紀委向中央匯報後,不僅阮安然無事,戚案被連審3年,戚的貪污金額越來越高,2001年以收賄1000萬元為由,判處戚死刑,當場槍決。 

文章透露, 事情鬧到江澤民那裏,江則稱:「老阮沒那麼大膽。」但海南群眾仍繼續舉報,以至於阮下台後不敢離開海南回京,以防止人走茶涼,遭人清算。

《前哨》雜誌主編劉達文在接受自由亞洲採訪時透露,有好多貪污到這個程度的要槍斃,問題是一般他們都不會被槍斃,真的要槍斃就是有些內幕不為外界所知。如海南島東方縣縣委書記戚火貴就當場槍斃,那是因為他得罪了前海南省委書記阮崇武。因為他說送過300萬給阮崇武,而阮崇武不承認。後來有人懷疑戚是被滅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