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發表於《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ONE)的一篇論文中,亞利桑那大學人類學院教授Takeshi Inomata詳細描述了其領導的團隊如何藉助機載激光測繪技術(LiDAR),對危地馬拉名為Ceibal的一處瑪雅文化遺址進行了破紀錄的超大面積考察。

LiDAR測繪瑪雅古老建築 屬考古界未知領域

LiDAR能夠「看穿」茂密的叢林樹冠,對地表地形提供高精確度的3D測繪。一架裝備有該激光設備的小飛機,在Ceibal上空僅翱翔了幾天時間,就以小於10厘米的誤差範圍,測繪出了瑪雅的古老金字塔、平台、儀式中心、道路、水庫及其它建築的形狀、大小和位置,這些在此前尚屬考古界的未知領域。

此次繪製的地圖覆蓋面積為470平方公里,囊括了超過15,000處古老的瑪雅建築遺址,若是憑藉考古學家們徒步考察,其難度無法想像。而之前在該區域的考古發現僅涵蓋了8平方公里內不超過1,000處建築的信息。

「這種考察結果在幾年前是不可思議的,但現在突然間我們就有了所有的數據,」Inomata感嘆道。「此次的規模與以前有著天壤之別。」

基於之前考古發現的該地區在公元前1,000年與公元950年之間出現的不同風格的建築,Inomata與同事們利用LiDAR數據重建了Ceibal的發展和變化時間表。

「我們現在努力的目標是開發一系統的方法對大面積區域的LiDAR數據進行分析,然後將其轉變為對時間順序與社會變化的解釋,」 Inomata說。結合LiDAR和考古發掘數據,考古學家們就能夠重建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瑪雅人的聚落形態。

「從LiDAR圖像中你能看到特殊的建築,比如金字塔、長長的建築,而從考古挖掘中我們知道這些建築是來自於哪一時期。因此只需看到建築的形狀,我們就能了解某個特定時期的社區網絡和儀式中心」Inomata說。

在植被茂密的區域繪製考古遺址的地圖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原先都需要步行完成。因Ceibal地形頗具挑戰性,以前只有大約1.9平方公里的面積在1960年代被哈佛的考古學家完整繪製出來,還有約6平方公里的區域被考察過,但缺乏細節。Inomata和同事們在過去13年裏就是在這些小範圍內進行考古發掘。

越來越多的考古學家已經在使用LiDAR對考古遺蹟進行勘察,他們從中獲得的數據依賴步行考察幾乎無法得到。Inomata團隊的LiDAR考察由候斯頓大學機載激光測繪國家中心實施,甚至於還發現了在1960年代步行考察中考古學家們遺漏的幾處遺蹟。

該團隊計劃在近期使用同樣的方法對墨西哥境內的一處瑪雅遺址進行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