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3月3日,中共的兩會開始。雖然中共的政協和人大被外界稱為花瓶和橡皮圖章,但是他們當中卻雲集了中國大量的超級富豪。美國之音報道說,在今年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中,有153人的財富超過了20億元人民幣。

跟去年相比,富翁代表結構沒有甚麼太大的變化,而且人數有所減少。根據追蹤中國富豪人群財富情況的胡潤報告數字顯示,這一屆(13屆)比上一屆(12屆)少了56人。大家知道,中共人大和政協代表是每5年換一屆,也就是說習近平第二個執政期的富翁代表比第一個執政期的富翁代表少了56人。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屆的富翁人數雖然減少了,但是他們所擁有的財富卻明顯在一路飆升。《紐約時報》報道,2017年的兩會「超級富翁」,他們的財富總額超過了5,000億美元,即使這樣,也比2016年增加了一倍多。

而今年的這些「超級富翁」所擁有的財富總額,和去年同期相比,又增長了20%,多達41,200億人民幣(合6,460億美元),淨資產和一年前相比增加了近三分之一。這個數字,僅僅比瑞士的年經濟產值稍稍低一點。

根據以前的相關數據可以看到,自2002年中共正式允許民營企業家入黨之後,人大和政協代表中的富翁人數就一直穩步增加。《金融時報》分析,今年參加兩會的富豪代表人數減少,說明這些「超級富豪」的政治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反映出這個階層的地位正在下降。

法廣報道說,雖然習近平在推動「消除貧困」和「減少貧富差距」,但是這些富豪的存在,卻顯得有些尷尬。大家知道,中共的人大和政協,雖然我們知道實際上就是「聾子的耳朵——配的」,沒啥實際意義。但是它名義上卻是中國的立法機構,相當於美國的議會,儘管他們掌握的政治權力少之又少,就是一個舉手機器。

但是不要認為它真的像美國議會一樣,在中共一黨專制統治下,所有的重大決定都是共產黨說了算的。它不會允許人們真的參政議政的,如果人民真的有了參政議政的權利,說不定中共早就完了。咱們就說它是「立法機構」,這些代表、委員是所謂的「立法者」,雖然政治權力沒有多少,但是他們卻掌握著大量的財富,並且這筆錢還在不斷地增加。

《紐約時報》報道,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所做的事情,就是給中共領導層制定的大部份政策蓋上橡皮圖章。但報道指出,中共的這種會議卻給那些商人們提供了一個相互交流和結識新的權貴的機會。而且在做生意的時候,他們會利用這個「代表」的頭銜,來撈取更多的錢。

路透社的消息說,中國富翁的財富增長,大多是得益於房地產市場。其中恆大集團的總裁許家印,他的財富就因為房地產升值,增加了百分之242,擁有2,600億元人民幣。另外法廣指出,今年的兩會中,最富有的兩位人大代表分別是馬化騰和李書福。馬化騰是騰訊創始人,以470億美元財富成了中國首富;李書福則是汽車大亨,最近又成了戴姆勒(Daimler)的最大股東。

中國普通百姓如何?中共統計局說,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25,974元人民幣,大約合4,000美元。這個數字被很多的網友揶揄,自嘲「拖了國家的後腿」。有網友表示,土豪有一千萬的家財,身邊有九個鄰居都是窮人,但是把他們放在一起、再平均起來算一算,個個都有一百萬。

雖然大家知道自己「被平均」了,但是根據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在過去一年中,中國的確新增了210名億萬富翁,大約相當於每個星期增加4名,這比美國多出40%。這令人很驚訝,中國為甚麼會盛產億萬富翁呢?中國的經濟真的有那麼好嗎?

或許可以從胡潤百富榜2014年給出的《中國富豪特別報告》中一窺究竟。這份報告中指出,在胡潤榜發佈的15年中,有27位上榜的中國富豪犯罪入獄,問題主要出在貪污賄賂、侵犯財產和妨害對公司、企業的管理秩序。也就是說,與西方正常法制環境下的那些億萬富翁相比,中國盛產的億萬富翁,很多是通過不正當的手段攫取的財富。

而這幾年富豪落馬頻率加快,最近的安邦集團原董事長吳小暉、明天系的掌門人肖建華、「私募一哥」徐翔、漢龍集團的劉漢、萬達集團的徐明等等,還有很多。這些人都是有名的大富翁,甚至是金融大鱷,現在都倒台了,而他們的背後都牽涉到很多的中共權貴家族。

正是中共的權貴利益家族,在利用這些被稱作「白手套」的人,為他們「代理」,攫取巨額的利益,實際就是盜取國庫、搜刮民脂民膏。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