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中共召開兩會之際,中共外交部表示劉鶴訪美「为中美深入合作创造必要条件」。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訪美期間,美頻頻釋出對中共不利消息,中美關係前景越發引起外界關注。美國、香港的專家分享他們對中美關係前景的觀察與分析。

美國周四(3月1日)上午,特朗普宣佈下周將簽署對進口鋼材及鋁材課徵高關稅,並且是執行無上限。同天,劉鶴與美國三名高級官員進行會談。而上個月,美國商務部公佈對鋼鐵及鋁製品的國安調查報告,就指中共是最大威脅。

特朗普政府2月28日提交給國會的貿易政策議程年度報告中指,中共的「中央集權論者」政策導致全球資源「明顯配置不當」,造成所有國家比他們應有的情況還窮。特朗普警告,美國將使用「所有可及手段」,阻止中共國營的經濟模式破壞全球貿易競爭。

2月28日美國聯邦參議院通過《台灣旅行法》,將交由總統特朗普簽署便可成為法律。法案通過後,台灣官員將得以與包括美國國務院在內的各級官員會晤,也可以在美國進行正式活動。台灣總統府誠摯感謝美國國會長期對台灣在各領域的堅定支持,並稱會持續與美方討論以提升台美關係。

中共外交部回應劉鶴訪美

在美國頻頻傳出對中共不利消息的同時,也是劉鶴在美國訪問之際,劉鶴是在中共三中全會召開的關鍵時刻展開訪美行程,備受外界關注。

3月2日,中共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發言人華春瑩回應現場記者提問時,簡單介紹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舉行會談,並稱就雙邊經貿關係中最主要的問題進行了「坦誠交流」,為下一步「深入合作」創造了「必要條件」。

就劉鶴訪美期間,特朗普在白宮表示將對進口鋼鋁製品徵收關稅一事,中共外交部回應,批特朗普對國內產品提供了過度的保護,並希望美方克制使用貿易保護工具。

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鄭宇碩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劉鶴很快可能會被任命為副總理,或者人行行長的職務,他是習近平最信任的經濟政策的要員。現在是美國全面對中國(中共)施加壓力,習近平派劉鶴去美國是表示中方重視這個問題,也是想告知美國貿易戰對雙方都是不利的,在某種程度上,中方願意作出一點讓步。」

他認為美國對進口鋼材及鋁材課徵高關稅和通過《台灣旅行法》這兩件事情,都是延續至今有一段時間了,尤其是台灣的決策很早就開始討論了,與劉鶴訪美並沒有直接的關係。實際上是北京明白存在這樣的問題,所以才派劉鶴去美國。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終身暨講座教授謝田向大紀元表示,劉鶴訪美,北京是想緩和中美貿易的衝突,目前美中貿易處在比較白熱化的狀態,美國對好多種產品提高關稅,這種勢頭還會加劇。

他進一步表示,劉鶴在達沃斯論壇上也提出很多的應對措施,包括金融業對外開放、服務業製造業對外開放、保護產權特別是知識產權、擴大進口,至少表示中共在口頭上已經全盤接受美國的要求,在中美貿易戰中,中共是基本上全面的潰敗、全面的後退、全面的接受。

他強調:「劉鶴想通過美國之行,來緩解中美貿易摩擦,但他見不到美國更高層官員,只能見一些部長級的,他此行能不能達到預期,能不能兌現、能不能成功說服特朗普政府還是一個問號。」

也有分析認為,這次三中全會的公報重點內容之一是將對黨和國家機構進行整改重組,這個動作很大,可能內部面臨不少阻力。在三中全會緊急召開的關鍵時刻派劉鶴前往美國,除了中美貿易話題之外,也是就習近平未來部署與美方進行通氣,不至於讓美方造成很大誤解。

未來美方將持續施壓 中共不斷讓步更陷困境

就中美關係未來的趨勢,鄭宇碩教授表示並不看好。「雙方還是處於比較困難的時期,從美國的角度來看,中國(中共)是美國越來越重要的對手,美國會給中國(中共)施加壓力,促使中方讓步,謀取貿易上更大的利益,特朗普想給美國人一個交代。」

他進一步表示,美國方面希望給中國很大的經濟壓力,而且也不單單是向中國(中共)施壓,從特朗普的角度來看,他是非常希望從這方面拿到成績,把美國的貿易赤字減少,減少美國的失業人口,對所有美國貿易夥伴,尤其是給那些過度貿易順差的國家壓力,這是一種討價還價的技術。

他認為,目前中美之間還沒有到真正貿易戰的階段,美中雙方都非常清楚,真正貿易戰對各自都不利,中方願意就此做一些讓步,目前雙方還是處於討價還價的階段。

謝田教授認為特朗普總統是非常務實的,如果中共只是口頭上的表達,美方未必相信。「中共一貫撒謊成性,包括中共加入世貿組織也在欺騙,並且中共矇騙了歷屆的美國總統,等到特朗普上台後,中共就像碰到一堵鐵牆。現在沒有辦法了才作出讓步。」

他分析,不管是限制美國進口方面、匯率的問題、補貼的問題,外匯的控制方面、經濟開放問題等所有的問題,中共都在大幅度讓步。最近中共本來對美國雞肉展開雙反調查,現在也停止了向美國示好來取悅美國。「中共顯然是感到了來自美國方面的巨大壓力。」

他強調,如果中國真的金融業開放,等於是允許美國金融、銀行業都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中共在金融領域的特權就會受到衝擊,意味著中共將失去控制。那中共原來的金融業、銀行業就算不會一敗塗地,也會失去很多的市場份額,甚至中國的股市、外匯市場都受一定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