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為期3天的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閉幕。這個突然緊急召開的三中全會成為這幾天世界輿論的焦點。原大陸轉型專家、現旅美學者程曉農接受本報專訪談了三中全會的看點,並認為西方輿論過於集中國家主席任期制而疏忽了三中全會最大的看點。 這次三中全會是中共40年來慣例的秋季會議被大幅度提前至春季召開,三中全會一結束,2天後3月3日中共全國政協會議登場,3月5日中共全國人大也將登場。

因此此次三中全會召開前就引起世界輿論極大關注予以廣泛報道,28日三中全會結束當日,中南海就公佈了三中全會公報。

黨政機構大變動

程曉農博士表示,「三中全會最重要的有兩個內容,一個是黨政機構改革的決定,被三中全會通過了,就是中共中央準備重新組合黨政機構,另外就是後面人大要通過的所謂政府官員的任命。」

他認為,現在西方媒體把注意力全部放在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機制上去了,而忽略了黨政機構大變動這樣的方案和決定。

「需要討論的是為何習近平要做這樣大的變動和調整,就是這些機構長期以來在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已經變成了九龍治水下面的各自為政。所謂政令不出中南海,在胡錦濤時代就形成了,到習近平時代相當程度上仍然存在這樣的情況,不斷有挖牆腳的、搗亂的。」

他進一步表示:「所以這是習近平為何要重新整頓、改變黨政機構的原因。但是這個做法到目前還只是決定而已,他有這個決心,但甚麼時候做完,我估計還要好幾年。」

他強調:「三中全會真正值得關注的是黨政機構大變動,為何要這麼做?為何必須得這麼做?及這些機構在起甚麼作用?這些問題本來應該是三中全會最大的看點。」

他認為,另一個人事問題也沒有甚麼可討論的。「共產黨中央指定誰就是誰,人大代表也沒有選擇的資格,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你舉手就完了。所以人大被認為是『橡皮圖章』。該討論的是機構變動的問題,但恰恰這個問題被大家忽視了,當成不重要的事情,這就是我為甚麼說所有的西方媒體都看偏了。」

另外三中全會公報中提到,同意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的部份內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

程曉農就此表示,機構重新整合既包括黨的又包括政府的,但是人大會不能討論黨的機構重新整合,所以三中全會交給人代會的方案,明確說明部份機構改革方案,也就是說只包括政府機構方案,不包括黨的部份。而黨的部份甚麼時候進行還不知道。

習完成掌權的最後一步

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女士也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海內外媒體、自媒體的眼球全集中於二中全會修憲建議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忽視了三中全會完成了習掌控權力的最後一步:十八大以後是小組治國,十九大從小組治國變成了黨政機構改革。而國安機構的改革動作最大,動靜最小。

而就國安系統的改革,程曉農表示:「國安系統表面上是政府部門,實際上是黨控制的,所以這部份在人大會不會真正的討論,所以我們也無法知道下一步會做到甚麼程度。」

「國安系統名義上歸政法委管轄,但實際上是獨立王國,他們很多人是單線連繫的。我們也看到過去這幾年,郭文貴的很多活動是跟國安系統密切掛鉤的,郭文貴本人在美國之音的影片中明確表示他就是國安部的線人叫掛靠,跟國安部合作的。」

「他在國內當年與馬建合作時,甚至敢把刀動到鄧小平的女兒女婿頭上,他把保利公司的地都奪走了,那就是國安的手槍在起作用。鄧小平家族影響力還有一點,但他們也不敢在國安部的手槍面前有所抵抗,乖乖地把地交出來。」

他還表示,「國安部對習近平的反腐敗有這麼大的敵意,我想原因是它本身是腐敗的一部份,害怕被打倒。」

就這次外媒報道多擔憂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後走向倒退問題,程曉農還表示並不認同:「共產黨執政之後一直都是專制政權,不能為了批評個人集權,就把對應於它的另外一種集體領導當成是民主了,這是很荒謬的。」

他強調:「共和黨的集體領導和個人專制也好,都是獨裁的不同形式,沒有任何的變化,在這兩個模式之間來回轉,是它自己政治、經濟的需要而已,跟民主一點關係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