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的美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上月27日首次出席眾議院作證,指美國經濟展望樂觀,就業持續強勁,通脹將溫和加速,聯邦基金利率會進一步漸進式調高。市場一般認為美國今年很可能加息四次,高於去年12月規劃的三次。

不過,鮑威爾的言論的時間剛好是標普500指數自2月9日盤中最低點2532點起漲,反彈到周二高點2789點,彈幅約10%的股市平穩時刻,顯然鮑威爾可暫時忽略金融市場的變數。

標普指數周二收低1.27%至2744點,鮑威爾的國會證詞也引發債市不安,美國10年債孳息率由周一的2.86%跳升到2.92%,正反映投資者更肯定美國加息的意向。

投資銀行Natixis的首席經濟師拉沃爾尼亞(Joseph LaVorgna)認為,如果鮑威爾暗示今年將加息四次將犯下矯枉過正的錯誤,因為孳息率曲線可能倒掛(指長期債券利率低於短期的反常現象,是未來通脹情勢嚴重和經濟衰退的先兆),釋出經濟前景不妙的訊號。

上次出現倒掛現象是在2007年8月,4個月後,美國進入了長達18個月的衰退期。

聖路易聯儲局行長布拉德(James Bullard)接受市場觀察網站專訪時表示,他有些擔心其它央行同事的加息立場過於積極,同時駁斥許多經濟學家認為聯儲局自2015年加息五次是「跟不上潮流」的看法,他堅持央行政策仍應緊貼通脹數據。

至於2月爆發的股災,布拉德認為這不是市場預期全球或美國經濟展望出了問題,他一點也不擔心美國短期的經濟情況,但卻擔心聯儲局的動作太過積極。

他表示,如果加息幅度太大且太快,美債孳息率曲線將更加平緩,那就是一個政策過度積極的訊號。他認為,孳息率曲線是一個美國未來經濟是否緩增或進入衰退的最佳指標,但他希望不要因為聯儲局太積極而造成孳息率曲線倒掛的警訊。

他進一步闡述,用加息的方式為過熱經濟降溫,是1970和1980年代落伍的想法,此後聯儲局採用通脹目標的政策管理模式,看來更為有效,也取得了市場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