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訂閱關注每天兩集的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2月份的最後一天,2月28日,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結束了。會議公報顯示,通過了向全國人大推薦的人事安排名單和深化機構改革方案等等,但是各方高度關注的修改憲法連提都不提,這個實在有些反常。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大家都看到了,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英文版,搶先公佈了「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說中共要刪除憲法中「國家主席、國家副主席任期不可以超過兩屆」的規定。大家知道,新華社是中共的喉舌,中共有甚麼重要的事,都是通過新華社來公佈,然後其它的媒體使用新華社通稿轉載。這已經是盡人皆知的事情。

隨後我們看到,中共的軍隊媒體《解放軍報》也發表文章,說「全軍和武警部隊官兵」對中共修憲是完全贊成、堅決擁護,表了一下決心。應該說軍方報紙是佐證了新華社的消息,所以外界判斷,中共修憲這個事可能是真的。並且有推測,中共搶著召開的三中全會上,要通過這個修憲的內容,然後提交全國人大審議通過。

我們看到,中共的這個消息披露以後,中國的網民群情激動,紛紛採用各種方式表達不滿。另外,前《中國青年報》的《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也專門寫了一封給北京市人大代表的公開信,呼籲他們在全國人大會議上投反對票,否決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建議。據我們了解,這是在中共內部,極為罕見的明確反對聲音。但是中共要想做甚麼,向來很少顧及網民的言論,或者說民眾的輿論根本左右不了中共決策層的決定。

現在的中國可不像美國,有一個白宮簽名網站,連署簽名的人數達到10萬,白宮就必須就某件事做出回應。中共可不管你這一套,我們知道有20多萬人實名向中共兩高控告江澤民,指控他犯下了反人類罪、酷刑罪和群體滅絕罪,都是國際重罪,但是中共理你嗎?它們收到了這些實名控告信,不僅沒有治罪江澤民,相反倒是按照信中控告人的信息在進行抓捕,有的還給判刑入獄了。

但是為甚麼中共三中全會對修憲這個事隻字不提呢?而且就在今天,3月1日,另一家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發表了一個長篇評論,說修改憲法並不意味著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兩家中共官方媒體,說法卻是一正一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時政分析人士崔士方認為,三中全會的目標可能有四個,就是把習思想、監察委寫入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憲法限制和王岐山接任國家副主席。前兩個由於之前的鋪墊,阻力相對較小,但是暗渡陳倉的第三個目標和迂迴逆襲的第四個目標,觸動了倒習勢力的新一輪狙擊。

那麼這個阻力來自於哪呢?崔士方認為就是張德江和劉雲山。他說張德江雖然已經不是政治局常委,但是在栗戰書被正式任命之前,張德江還是人大委員長。崔士方指出,如果習近平要修改憲法,儘管是「作秀」,也是要通過人大來進行表決的,那麼張德江就是修憲的最大「隘口」。如果張德江挾橡皮圖章之名,行狙擊之實,再糾合劉雲山的宣傳口殘餘舊部,可能就會對習近平形成一定的攻擊力。

我們回憶一下,中共十九大前的黨章修訂草案公佈情況,當時中共官方沒有披露全文,等到了十九大「生米煮成熟飯」,這個時候外界才知道具體改了甚麼。另外大家還記得,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是在1月18日、19日召開的,應該說這個修憲的「建議」是二中全會之後馬上就寫好了,它的落款日期是1月26日。但是它的公佈日期是2月25日,僅僅比三中全會召開提前了一天。

那我們可以做這樣一種分析,這會不會是被政敵放出冷箭、給逼出水面的呢?有關人士分析,由於新華社的一些人對習近平不滿,故意提前披露消息,以引爆輿論,或許是反習聯盟的再現。《蘋果日報》也引述獨立學者章立凡的分析說,新華社的重磅消息引發的輿論衝擊波,讓中共當局陷入了極為被動的局面。

大家知道,過去幾十年,中共的「筆桿子」都是江派人馬在把持。習近平執政初期,那時候是江派常委劉雲山和政治局委員劉奇葆在控制著文宣系統。我們曾經看到過一種很奇怪的現象,習近平和王岐山等高層的講話,經常是利用親習陣營的財新網等媒體發聲,而不是中共官媒新華社或者《人民日報》。

為甚麼?因為他們的講話經常被扣發,或者他們的講話被篡改。所以有一段時間,中共的中下層官員有些不知所措,就是因為他們得到的消息是混亂的。他們看到的消息是一個意思,可是他們看到官場型態卻是另外一種含義,這就讓中下層官員無所適從了,直到習、王的講話原文出現,中下層的官員才知道中共高層不同調。

對於這次新華社提前公佈修改國家主席任期的消息,有消息人士向大紀元透露,新華社犯了重大的政治錯誤,相關人員已經受到了處分或撤職。時政評論員石實認為,這應該是江派有預謀的攪局,目的是要習近平五年後下台。如果沒有江派大佬們的支持,小小的新華社怎麼敢向習近平叫板呢?石實指出,如果不拿下江派的大佬,這種你死我活的鬥爭就不會停息。

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