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緣的牽引力有時極之明顯,在某些人的命盤中竟可以窺視到他或她的另一半的模型,而且愛情道上也必然驚濤駭浪,假如不是當事人親述,一定誤以為借鏡鐵達尼的橋段。

我的一位女客,打開她的命盤第一眼便要人留意她的夫妻宮,因為實在太擁迫了,有化祿星,有貴人星當然一大堆的煞星,就好像好吃的芝麻湯丸放入麻辣火窩裏一樣。

她很年輕便嫁去了日本,但婚姻似有若無,日本丈夫對她不聞不問,最後更遷出但又不離婚,她便過著守生寡的生活好幾年。一天無聊打開電腦網頁看看旅遊的資料,看到了一輯香港男士因為要到日本談生意,但不通曉日文,希望找個翻譯,也不知甚麼動力,她聯繫上了男士。

男士到了日本一見她便驚為天人展開追求,她告訴對方已婚但對方仍不死心,她當然拒絕了,終於工作完成,當她離開時進入高鐵車廂,在關門的最後一刻竟然衝了出車門,兩人相擁而哭。

男士不捨但終須要回港了,兩人無可奈何也只好接受現實,兩人唯有寄情鴻雁傳書。

一天女士在身體檢測中得悉患了某種病,日本醫生束手無策,經過幾輪的會診也找不出方向,只能告訴她注意身體,也即是暗示她等死。

晴天霹靂萬念俱灰之下,女士把自己困起來,不想再見任何人,也拒絕了香港男士的追求,但經不起男士的追問,只是吞吞吐吐的說自己有病不想見人,但男士堅決要知真相,甚至飛到日本見她,不見人絕不離開。女士感動得不能自己也只好坦白告之。

男士竭力要尋到名醫,不辭勞苦四處奔波,竟然被他找到了大陸醫學院教授的幫助,為女士診症,當然這位名醫來頭不小但因非本文主旨所以從略;女士抱著無求的心態很從容地復診。

數周後,醫生囑他們過去聽述病情,他們緊張得十指緊扣,而醫生只是淡淡的說,你這個病真的沒有先例,也不知源頭,所以也真的沒法醫,他們聽到這裏已經涕淚漣漣;醫生續說,但病徵卻出奇地減退中,所以你還是多留數周,看看進展如何。

在驚喜交集之下,男士每天都為她買鮮花,帶她散心,但她知道男士業務繁重如何可以這般自由?但男士不要江山愛美人的決心,深深打動了她,倆人暗暗許下盟誓,但男士這樣的追求也促成了日後家人對女士的挑戰。

緊張的時刻終於來臨,醫生告訴她,病徵完全自然消失,醫學上無法解釋,但肯定她沒有生命危險。

之後,女士鼓起勇氣向日人提出離婚,日人怒不可遏但唯有接受,女士離婚後立即飛到香港,兩人終於如願結為夫婦。

故事並不就此完結,所以才促成女士到我這處算命,但就這個完美的愛情故事,我極之相信姻緣是「有些」註定的,但「大部份」不是。

從男士及女士二人的夫妻宮,隱隱感覺到二人的擇偶條件很尖銳,在一般情況下根本無法長久的婚姻。

請相信我,長久的婚姻不一定有愛情;有愛情的姻緣不一定長久。

紫微斗數可以看到姻緣偶合,但看不到愛情,因此我相信註定的姻緣必然存有愛情的因素,奉勸為了功利而結合的男女,不要在人前人後說甚麼深愛對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