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內外輿論普遍認為,在習近平執政後的中國時局多了一個觀察,即習陣營和江澤民派系公開較量。其實自從2012年十八大換屆年兩會發生重慶事件,習、江就已經不宣而戰。而在這過去的5年兩會,輿論也分別都有一個相關焦點。

2013年兩會期間,輿論焦點人物莫過徐才厚,當時尚任國家軍委副主席的徐才厚先後缺席中共人大開、閉幕會,引起各方猜測。雖然徐才厚缺席兩會,但由於他年初曾陪同習近平出席北京文藝演出,因此輿論不無他可能被放一馬的猜測,主要也是因為當時普遍認為江澤民餘威還在。

在徐才厚2014年6月落馬成真後,輿論紛紛問責的提拔人不是胡錦濤而是指向江澤民,因為眾所周知徐才厚與相隔一年落馬的郭伯雄兩個腐敗軍頭都是江澤民提拔下步步晉升的。

2014年兩會期間,輿論聚焦北京首次正式回應周永康案。中共政協發言人呂新華在回答外媒記者相關提問時強調:不論甚麽人,不論其職位有多高,只要觸法,都要受到嚴肅追查和嚴厲懲處,他並用流行語說:「我只能回答成這樣了,你懂的」。「你懂的」這個潮語,加上呂新華當時肯定的表情、語氣,令外界認為這是強烈暗示周永康這位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正接受調查。但也有分析稱,自2012年3月薄熙來案情向上延燒到周永康,又經過2013年整年盛傳落地的周永康案仍未公佈,這顯示習遇到的很大阻力來自周的後台江澤民。

在周永康2014年7月終於落馬後,黨政官媒評論文章也有相同訊息的透露,那就是反腐在此啃硬骨頭,遭到很大勢力的反撲。

2015年兩會期間,海內外媒體特別聚焦的是,中共器官移植掌門人黃潔夫先是談起「死囚器官」移植,後於人大閉幕前一天接受鳳凰衛視採訪,在《黃潔夫:周永康落馬打破死囚器官移植利益鏈》的視頻中,黃潔夫稱:這個大家都知道的。這個報紙天天在這講他的背景的。那這個死囚器官的來源在哪裏,這不是很清晰了嗎?

在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落馬後,大陸媒體忽然一波器官黑市報道熱,還有文章特別披露王立軍研發用於器官移植的腦幹撞擊、死刑注射等的千人試驗。除此,國際媒體媒體關注,「死刑犯」根本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周永康任內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不是來自死囚,而是來自被非法迫害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

黃潔夫公開指稱周永康與「死囚器官」有關時強調:「實際上這件工作是得到了上一屆的胡錦濤總書記和溫家寶總理的支援,這一屆得到了習主席跟克強總理的支援,不然是很難完成這件事情的。」周永康政法、武警系統涉及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摘取牟利的黑幕,正是這場迫害的發動者江澤民最怕曝光的。

2016年兩會期間,就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倒習公開信事件,內容顯示也是刻意選在兩會召開時媒體曝光度可以達到最高,媒體披露這封信的開頭就寫到「此全國兩會召開之際」,而且直接抨擊「習核心」,據報道,在整個兩會期間無人敢再言,包括最早喊出習核心的天津黃興國、湖北李鴻忠等人。

當時輿論認為,這顯示習近平還是擺不平江派勢力,特別是在兩會敏感時刻首發這篇書信的無界傳媒,其創立股東除了新疆官方,還有阿里巴巴集團。眾所周知,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前的私有化是江綿恆的兒子——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強勢接盤。

2017年兩會,由於是習核心確立後的第一次中共兩會,這年也將召開中共十九大,各界聚焦「誰是接班人」,但黨媒會前吹風另有焦點話題。《人民日報》3月1日頭版頭條刊文「上海規範領導幹部家屬經商辦企業」,有新聞印象者即知這是續篇,前篇是2015年2月習在深改組會議上通過了《上海市開展進一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工作的意見》後,《人民日報》隨即發文解讀並罕見晾曬「悶聲發大財」。

那時候海內外輿論頓時聚焦,黨媒這不尋常地聲稱,卻是江澤民貽笑國際的著名言論:2000年10月27日江澤民訪港時向香港傳媒大發雷霆,罵記者太幼稚,要記者「悶聲發大財」。從此這句話更是成了輿論對江家聚歛財富的寫造。

今年(2018)2月14日據海外爆料,江澤民家族是世界首富「盜國」資產高達5,000億美金(約4萬億人民幣)。江家堪稱中共紅色家族金權代表,也是習當局整頓的首要目標。

同時今年兩會又逢高層換屆後第一個兩會,是否有甚麼突發事件再次牽動政局備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