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前特首梁振英2012年上台以來出現的中共外圍組織「香港青年關愛協會」(青關會),在全港各區誣衊滋擾法輪功和市民已有近六年,引發眾怒。日前,一名在深水埗擺放誣衊法輪功易拉架的親共團夥「大媽」,誣告一男學生「偷竊」,被正義市民譴責是「共匪」,有關視頻經傳媒報道後在網上廣傳,引發社會熱議。有市民呼籲警方公正執法,不容親共組織成員在港搞事。有網民也指「青關會應該在香港消失」。

事發於前日下午,深水埗南昌街和汝州街交界處。一名年約12歲的男學生疑因路過時拍打路邊誣衊法輪功的易拉架,遭附近監場的一名年約50歲、操鄉音的疑似青關會女成員,大喊「偷竊」並報警。學生遭多名警員追捕、扣上手銬和抬上警車,期間情緒激動。警方將案件列作投訴滋擾及傻人發現案處理。

目擊者印度裔男子Jacky拍下片段,並和大媽對質,指證她誣告學生偷竊,又直斥「這些東西(易拉架)你無權放在這裏,「你們在弄髒香港!」現場市民也斥責該大媽是「共匪」。

影片過百萬點擊 網民譴青關會惡行

有關「青關會大媽誣告學生」視頻,昨晨在網上發佈,截止昨晚八點,已有超過120萬的點擊量,大批網民在影片下面留言,譴責青關會惡行。也有網民提及青關會近月在銅鑼灣鬧市架設假靈堂滋擾法輪功一事,直斥青關會是「共產黨派來的專打法輪功組織」,「青關會應該在香港消失。」(見表)

本報記者昨午到事發現場採訪。該名據稱叫「花姐」的青關會大媽沒有現身,原本擺放在十字路口的污衊橫幅,也沒有蹤影。其後,一名男士約兩點到場擺放兩幅易拉架,拍照後離開。其後一幅易拉架被途經市民拆走,也有市民報警投訴易拉架阻街和阻礙交通,有警員到場了解情況。

目擊店舖老闆:易拉架擾民

現場附近一家店舖老闆翁先生前日目睹事發經過,向本報力證「學生沒有偷竊」,只是「小孩子頑皮,把易拉架拍低了,給(大媽)纏住不放。」他指,涉事的易拉架已擺放一年多,通常是該大媽和另一名大媽懸掛,「拍完照、用手機發Whatsapp後即走。」通常易拉架從下午一點擺放到六、七點收回,通常沒有人看管,只是偶爾見該大媽回來監場。

他批評青關會大媽擺放誣衊法輪功的易拉架高過人頭,而且在十字路口當眼,滋擾市民,「當然不好了,遮住視線,如果開車經過,都被擋住看不到。」自己曾多次打電話投訴,但食環署只是派人來看了一下,沒有處理。附近的街坊也很不滿青關會行徑,特別是前日爆發「青關會誣告學生」事件後,不少目睹事件的街坊都批評「大媽誣告學生」。

對於為何警方長期容忍大媽擺放惹事易拉架,卻對被誣告的學生哥出動警力,翁先生笑指,「可能都怕了大媽,否則怎麼不去拉她(誣告的大媽)?」又指大媽她們「有背景、有組織」,相信她們有「收錢做事」。對於大媽昨沒有現身,翁先生估計「風頭火勢,大媽怕了,暫時不敢來」。

市民斥黨文化滲透香港

五七學社總編陳愉林昨途經南昌街。他表示早上也看過「青關會大媽誣告學生」視頻,認為事件引起熱議,是因為充份反映了「黨文化對香港社會的滲透」。他指,這類顛倒黑白、不符合道德標準的事情,在大陸司空見慣。所幸香港市民還有良知,「南亞人都挺身而出(譴責大媽)」。

他指青關會是親共組織,打著「關愛青年」的旗號,卻聽從黨的指揮,做著收錢打壓法輪功的惡行,實質是一個「非法組織」。自己也曾見過青關會出動大喇叭滋擾法輪功遊行,無理取鬧,嚴重侵犯香港言論自由,但警方卻置之不理。

他指,中共統戰部旗下的台灣統促會頭目(和青關會屬同類親共組織),早前被台灣政府掃黑抓捕,呼籲香港特首也要公正執法,清理中共黑幫外圍組織。◇

網民譴責「青關會大媽」

  • 「呢班反法輪功人真係好鬼討厭,喺銅鑼灣又電視又吹氣壇又大聲公,搞到條街鬼五馬六,頌(仲)有警察保護……好瘋狂」

  • 「可否搵番位目擊證人,去警署舉報個青關會女人報假案、誤導警察及浪費警力⋯⋯要還學生一個公道!」

  • 「此事要追究差人同黑衣婦人法律責任」

  • 「重點係,大媽係青關會嘅人」

  • 「(青蛙會)人人得而誅之」

  • 「青關會,專打法輪功,共產黨派落來」

  • 「大家一於日日打電話投訴易拉架左街、睇吓食環仲做唔做野!」

  • 「去香港警察Hong Kong police一人一留言⋯⋯反法輪功既易拉架當鋪頭,易拉架阻街造成行人危險會點處理?」

  • 「收維穩費反法輪功的中國大媽!」

  • 「青年關愛協會應該要喺香港消失」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