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以來,中國大陸網絡上因言獲罪的悲劇不斷上演。

幾宗案例

2月14日,湖北中醫學院女職工丁文婷,因為在微博上批評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武漢市長滾」這5個字留言,被武昌公安分局以「造成不良後果」為由行政拘留10天。丁文婷因長期發文批評官方,早成為重點監控對像。

丁文婷批評武漢市官方到處挖搞基建,認為武漢市委書記和開發商都應該「滾」出武漢,雖然「滾」字比較難聽,但仍然沒有超出正常言論自由的範疇。憲法規定公民具有監督政府行為的權利,丁文婷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沒有任何理由得到懲罰。並且,人們沒有看到此言論造成任何不良後果,相反卻可以引起人們對城市規劃的關注。

還有另外一宗因言獲罪的事情。被中共官方捧為「中國核潛艇之父」的黃旭華,從1958~1986年,他沒有回過一次老家探望雙親。直到1988年才順道探親,稱是由於研發潛艇的嚴格保密制度。因此,黃旭華被官方樹為「犧牲親情的無名英雄」。今年除夕夜,這位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旭華在央視春晚露面。

2月15日至16日,新浪微博用戶「禚律師-a6j」轉發了對黃旭華事情的宣傳消息,並加上自己的評註。他批評黃旭華30年不聯繫父母竟成為宣傳的「閃光點」,並認為「黃旭華從科技成就來說有貢獻,從為人子來說就是個畜生,其30年對父母不聞不問、音訊全無的藉口不成立。」

不久,該微博用戶遭到《人民日報》等中共官媒的口誅筆伐,並且查出該微博用戶認證為「山東日照德與法律師事務所律師」,其真實姓名為禚寶偉。該律師協會官網隨後發佈聲明,稱禚寶偉早已於去年8月被註銷律師資格。17日,禚寶偉被臨沂市臨沭縣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並被罰款500元。警方稱,禚寶偉現在是臨沭縣鄭山街道辦事處工作人員。

禚寶偉的言論是否涉嫌侮辱,這個應該由法律來做出判定。荒唐的是,侮辱罪是自訴才能夠處理的刑事案件,黃旭華本人沒有去法院起訴,公權力就跳出來進行打壓,其實是一種違法行為。

還有另外一宗和以上兩個因言獲罪形成鮮明對比的事情。2月14日,山東皇明集團董事長黃鳴通過微信公眾號發佈題為〈黃鳴實名舉報市委書記,質量衛士維權營商環境〉的貼文,舉報山東德州市委書記陳勇「懶政」,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對此,德州市委20日回應稱,已經與黃鳴見面溝通,市委市政府將認真研究解決。

為何黃鳴與以上兩位被拘留的公民待遇不同?原因很簡單,皇明集團是德州市知名民營企業,在太陽能光熱開發、利用、推廣等領域具有優勢和重要影響力。董事長黃鳴是人大代表,也是中國可再生能源行業唯一全國人大代表,是中國《可再生能源法》主要提案人。黃鳴的官方身份和背景,德州市委忌憚三分,如果上級追究「懶政」責任,恐怕影響主政者其仕途。

中共因言治罪原因

為何中共當局對民眾在網絡上正常的言論如臨大敵?主要的原因,是中共的統治已經走到了一個面臨崩潰的臨界點。中共嚴控輿論和言論,反映出中共政權內心的極度恐懼和虛弱。

正是這種內心極度的恐懼和虛弱,造成中共在網絡上製造恐懼氣氛,殺一儆百,用這種打壓敢言者的愚蠢方式,來控制道路以目的民眾的思想和言論。但是,這種方式註定不能夠成功。

在互聯網普及的電子時代,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已經通過多種方式,獲得了大量被中共封鎖的真相和信息。剩下的,只是中共在滅亡前的最後時刻,不斷上演的一出出醜陋的表演和鬧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