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年前,中國古代的女孩進行自我介紹時,應該是何模樣?當她面對官員的非份邀請,又應該如何應對?

樂府詩名篇《陌上桑》給出了完美的答案。

「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

羅敷的出場伴隨著美麗的日出,這個早起的女孩,推開窗戶,看到燦爛的陽光傾灑在秦家的樓上。透著明亮的陽光,可以想像羅敷是一個非常開朗的陽光女孩。

「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

羅敷自稱是秦家的好女,「好女」比之才女、美女,意義更寬。在這個世上,她能做人做得善良、做得本份、做得開朗,她就是一個「好女」。羅敷的出場伴隨著黎明的太陽,讓人讀起來,感受到漢代女子的自信和大方。

在絢麗陽光的映照下,羅敷盡情沐浴著燦爛的光華。

「羅敷善蠶桑,採桑城南隅。青絲為籠系,桂枝為籠鉤。」

羅敷喜歡採桑養蠶,每天早晨都會到城南採桑葉。她對日復一日的工作,沒有抱怨。因為喜歡採桑,心中的喜悅使她看到周圍的一切,包括採桑的器具,都是最美的。羅敷愛自己,愛工作,也愛自己工作的環境,因此能保持著「善蠶桑」的美麗初心,這更像是一種氣度。素樸大氣的漢風,吹動在鄉間田野,就連普通的採桑女子,都會生活得如此健康、自信。

即使是採桑時,羅敷也是「頭上倭墮髻,耳中明月珠;緗綺為下裙,紫綺為上襦。」

精緻的髮髻、華貴的耳飾與鮮艷的衣著無不映襯著羅敷的美麗。讓人讀起來,可以想像漢朝時期民間女子的心態和風貌。她與自然沒有隔閡,因此能夠一早把最美的陽光放在心裏;她與工作沒有隔閡,所以能保持最美的初心。這名普通的女子,即使今日看來,也非常有氣場,她對她所要做的一切,沒有厭倦和畏懼。如果羅敷今日縱橫職場,也一樣會做得十分出色。

對採桑這樣普通的工作,羅敷都會專注以待。她的專注之美,以致「行者見羅敷,下擔捋髭鬚。少年見羅敷,脫帽著帩頭。耕者忘其犁,鋤者忘其鋤;來歸相怨怒,但坐觀羅敷。」

行人看到羅敷都會放下擔子,手撫著鬍鬚忘神地凝視。少年看到羅敷,趕緊脫下帽子綁上新的頭巾,好吸引羅敷的注意。耕田的人看到羅敷,會忘記手中的犁耙;鋤地的人會忘記手中的鋤頭。他們回家後和妻子互相抱怨,因為只顧看羅敷的美貌,耽誤了回家。

如果今日有哪位女子能像羅敷一樣,站在繁華的都市,使所有的人都忘記他們手中的工作,這確實是件很驚人的事。

羅敷之美,雖驚人,但並不驚艷。那是漢朝鄉間的女子自然流露出的生活之美,她的美使人感受到生活中的樂趣和快樂,陶冶著心中的世界。人們欣賞羅敷之美,而沒有非份之想。這也正是樂府民歌的可貴之處。

「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使君遣吏往,問是誰家姝。『秦氏有好女,自名為羅敷。』『羅敷年幾何?』『二十尚不足,十五頗有餘。』」

有一位非常有權勢的人,乘坐著由五匹大馬拉動的大車。想必使君若在今日,一定是開著寶馬四處兜風之人。使君看到羅敷之美,動心想去追求,於是派自己的小吏前去打探,問她年齡和芳名。

這首民歌非常素直,讚美羅敷之美,也調侃有權之人。使君掌管民政大權,卻不知愛是甚麼,想追求女子,卻派自己的下屬前去聯絡。就像今日總裁喜歡一個女子,卻不親自出面,而派他的助理前去追求,想必場面非常滑稽。

使君得知羅敷年齡和芳名,就想邀請她一起乘著五馬大車去兜風,於是問她:「寧可共載不?」

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面對使君的非份之想,她是如何回答的呢?只見羅敷大大方方走上前,對使君說:「使君怎麼說出這般傻話?您已經有妻子,我也有夫君了。」

面對使君非份的要求,羅敷不是斥責怒罵,不是羞愧迴避,而是堂堂正正地去面對,溫言提醒對方。羅敷身在鄉間,從事採桑,她在社會中的身份並不很高,但面對權勢,她沒有用「打耳光」這種暴力的方式表達她的拒絕;也沒有以爆粗口這種低下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尊嚴。她始終保持著自信和淡定,沒有怯懦,沒有卑微。

樂府民歌在流傳中,會經過多次加工,很難知道原創的作者是誰。民歌會隨著世風的轉動,增加不同的情節。因此也有人覺得《陌上桑》最後一段,有違羅敷的樸實和大方,增加了一些炫耀的意味。

羅敷對使君談到自己的夫婿,她說:

「東方千餘騎,夫婿居上頭。何用識夫婿?白馬從驪駒,青絲繫馬尾,黃金絡馬頭;腰中鹿盧劍,可直千萬餘,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三十侍中郎,四十專城居。為人潔白皙,鬑鬑頗有須;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趨。坐中數千人,皆言夫婿殊。」

羅敷說,我的夫婿帶領著東方一支千人的騎兵。您要想認識我的夫君很容易,那位騎著白馬的就是。他的座騎馬尾上繫著青絲線,馬籠頭鑲著黃金的裝飾。羅敷眼中的夫婿充滿了十足的英氣,在數千人的場合中,人人都會誇讚他相貌出眾,氣度不凡。

最後一段的轉向,很可能是民歌在流傳的過程中,被加上了續寫,因此改變了羅敷最初「日出東南隅,照我秦氏樓」的自信和明亮,也改變了羅敷採桑城南的樸實和專淳之美。不過這一點不完美,並不會影響羅敷進退從容,及回答問題時表現出的聰慧機敏。

時隔千餘載,重吟《陌上桑》,沐浴在漢風之下的聰慧女子,依舊會躍然紙上。她的自信、自尊和開朗,隨著漢風吹拂至今時今日,把純真和美留給這個世界。◇

《陌上桑》

日出東南隅, 照我秦氏樓。 秦氏有好女, 自名為羅敷。

羅敷善蠶桑, 採桑城南隅。 青絲為籠繫, 桂枝為籠鉤。

頭上倭墮髻, 耳中明月珠。 緗綺為下裙, 紫綺為上襦。

行者見羅敷, 下擔捋髭鬚。 少年見羅敷, 脫帽著帩頭。

耕者忘其犁, 鋤者忘其鋤。 來歸相怨怒, 但坐觀羅敷。

使君從南來, 五馬立踟躕。 使君遣吏往, 問是誰家姝。

秦氏有好女, 自名為羅敷。 羅敷年幾何, 二十尚不足。

十五頗有餘, 使君謝羅敷。 寧可共載不, 羅敷前置辭。

使君一何愚, 使君自有婦, 羅敷自有夫。

東方千餘騎, 夫婿居上頭。 何用識夫婿, 白馬從驪駒。

青絲繫馬尾, 黃金絡馬頭。 腰中鹿盧劍, 可直千萬餘。

十五府小史, 二十朝大夫。 三十侍中郎, 四十專城居。

為人潔白皙, 鬑鬑頗有鬚。 盈盈公府步, 冉冉府中趨。

坐中數千人, 皆言夫婿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