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紐西蘭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Anne-Marie Brady遭到入室搶劫。此事引起了紐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的關注,警方和國家安全局都在進行調查。聯繫到Brady教授的研究背景,這一事件透出了嚴峻的訊號。Anne-Marie Brady是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的政治學教授,2月15日,她通過互聯網向澳洲國會情報與安全特別委員會作證,表示此次打劫與她曝光中共對西方的滲透活動有關。

據媒體報道,劫匪從Brady家中盜走三台手提電腦、兩台手機和一張加密記憶卡,卻沒有拿走其它更貴重的物品。就在其中一台失竊的電腦上,Brady撰寫了揭露中共滲透的論文〈魔法武器〉。

Brady還收到了一封恐嚇信,信中詳細列出了針對那些沒有按照北京官方路線走的人所進行的報復措施,並威脅她說:「你就是下一個。」

去年12月,Brady在大學的辦公室也被搶劫。同時,在中國大陸向她提供消息的同事,也被中共國家安全官員訊問。Brady在中國時也曾多次遇到類似事件。

Brady遭到攻擊原因

Brady為何成為攻擊目標?為何歹徒只在乎她的電腦?

Brady教授撰寫了多篇深度揭露中共滲透紐西蘭及全球的研究報告,視角廣闊,例證詳實,且具有前瞻性,因而引起了本國媒體、政界以及西方多國的廣泛注意。

2017年9月,紐西蘭華裔議員楊健的中共黨員身份被曝光,引發各界警惕。隨後,Brady發表了論文〈魔法武器〉,使得人們更加看清,中共滲透並非空穴來風,而是真實的出擊。

Brady不僅止步於學術探討,她還公開呼籲,紐西蘭應該儘快組成特別委員會,調查中共對紐西蘭民主的衝擊。她也認為,紐西蘭應頒佈類似澳洲的反外國干預法案。

去年年底,美國、德國、澳洲等國相繼推出了法令或措施,阻止和防範中共的大規模滲透,西方多國間的合作和共識也在達成。可以說,媒體的報道,學者的相關研究與建議,都對這些官方行動有所影響和促進。

事實上,在西方社會,有不少學者對中共的本質及滲透計劃有著相當深刻的認識,他們一直在追蹤調查,並適時地向公眾及政府發出警訊。此次,雖然打劫Brady的罪犯尚未落網,但幕後的黑手顯然是懼怕教授所為之人。

《大紀元》技術總監曾遭襲

由此聯想到另一宗入室行兇案。2006年2月8日,《大紀元》技術總監李淵在亞特蘭大的家中被持槍匪徒襲擊打傷。劫匪搶走了電腦、外接硬碟,但卻沒有動錄像機等一些貴重之物。李淵當時表示,歹徒不是為錢而來。而且,他居住在一個很安全的社區,警察對案件感到驚異,因為那裏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

李淵認為,這是一種報復行為,「由於《大紀元》經常從事針對中共的批評性報道,我覺得他們就是通過這種形式恐嚇我、警告我,報復我。」

《大紀元》是在海外成立的媒體,獨立敢言,不受任何政治勢力左右,更不懼怕中共的打壓。因此中共曾多次發動網絡攻擊,企圖干擾《大紀元》的新聞發佈,而且《大紀元》的一些職員也曾經被跟蹤,其中有人在國內的親屬被國安騷擾。

李淵遇襲、Brady被竊,兩案雖然發生在不同國家,但都是針對學者或技術人員的竊取,並且附帶恐嚇。

顯然,幕後黑手就是要製造恐怖氣氛,企圖嚇住一個人、一群人,阻擋真相被曝光。

以暴力、搶劫等手段報復他人,是流氓式的卑鄙行為。這一次,罪犯的目的落空了。Brady表示,她對此已有防範:「這些手段正是我研究的對象……所以我既不感到驚訝,也沒有被嚇倒。」

Brady教授的勇氣令人欽佩。報復者躲在陰暗的角落,企圖製造恐懼,以為可以藉此逼迫人們退縮、消聲。當正義衝破了恐懼的網,邪惡就無計可施。對待惡意的入侵,不畏懼、不屈服、不妥協,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