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中正逝世後,其靈柩安置在台灣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今天是二二八事件71周年,傳出蔣中正的靈柩被潑漆,對此,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2月28日表達遺憾,並譴責這是非理性行為,呼籲各界保持冷靜理性。

桃園慈湖陵寢的蔣中正靈柩傳出遭民眾潑紅漆,激進台獨社團「FETN – 蠻番島嶼社」在Facebook貼出潑漆照片,並發出「青年獨派228行動聲明」,主張落實轉型正義,因此將象徵受難者鮮血的紅漆,潑灑在蔣中正停靈的棺柩上。

台灣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遭民眾潑灑紅漆,署名「FETN-蠻番島嶼社」28日在Facebook貼出「青年獨派228行動聲明」以及照片(圖)。(取自FETN-蠻番島嶼社Facebook/中央社)
台灣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遭民眾潑灑紅漆,署名「FETN-蠻番島嶼社」28日在Facebook貼出「青年獨派228行動聲明」以及照片(圖)。(取自FETN-蠻番島嶼社Facebook/中央社)

台灣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表示,負責維管陵寢的後備指揮部已向警方報案,由警方立案調查,將依法究辦。他說,桃園慈湖為公開場所,平時開放供民眾參觀,有憲兵駐守,此為突發事件,將進一步研究如何防範類似事件發生。

台灣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2月28日遭民眾潑灑紅漆。圖為慈湖陵寢平日的內部陳設,氣氛莊嚴肅穆。(中央社資料照片)
台灣桃園市大溪區慈湖陵寢的前總統蔣中正靈柩,2月28日遭民眾潑灑紅漆。圖為慈湖陵寢平日的內部陳設,氣氛莊嚴肅穆。(中央社資料照片)

針對潑漆人士行為,後備指揮部表示,深表遺憾並嚴正譴責他們的非理性行為。目前暫行停止陵寢開放,整理復原中,並將加強陵寢周遭巡查維管措施,杜絕類似案件再發生。

桃園慈湖陵寢2月28日發生獨派團體以紅漆潑灑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中正棺柩事件。鄭文燦表示,台灣社會已經民主化,處理歷史所遺留的問題,必須要更用心,讓轉型正義帶來真相、公義與團結。(中央社)
桃園慈湖陵寢2月28日發生獨派團體以紅漆潑灑中華民國先總統蔣中正棺柩事件。鄭文燦表示,台灣社會已經民主化,處理歷史所遺留的問題,必須要更用心,讓轉型正義帶來真相、公義與團結。(中央社)

桃園市長鄭文燦表示,今天是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社會上湧現多元反省是很正常的。他表示,陵寢的管理權在國防部,桃園市政府尊重軍方的規劃。

鄭文燦說,現在不只是二二八事件有賠償條例,促進轉型正義的條例也已通過。台灣社會已經民主化,處理歷史所遺留的問題,必須要更用心,讓轉型正義帶來真相、公義與團結。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中)2月28日上午前往二二八公園內福德宮參香祈福。(中央社)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中)2月28日上午前往二二八公園內福德宮參香祈福。(中央社)

台灣前總統馬英九上午到台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的福德宮參香祈福,他面對媒體詢問蔣中正靈柩遭民眾潑紅漆事件沒有回應。但他表示,希望二二八事件帶來的重大傷痛在政府跟人民努力下能逐步緩和,持續發掘真相,但不希望被用來政治鬥爭,故總統蔣中正是否為元凶,還沒有充份證據證明。

1997年慈湖陵寢旁也闢有慈湖紀念雕塑公園,專門安置各級學校或機關所捐贈的蔣公銅像,目前已有128座。台灣自從開放陸客來台旅遊後,因蔣家在大陸的神秘色彩,慈湖陵寢及雕塑公園成為陸客熱門景點,更帶動周邊商機。

還原歷史真相 白崇禧之子談二二八事件

對於台灣二二八事件,白崇禧將軍之子、文學家白先勇在2014年出版的《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書序文寫到,二戰日本投降來得突然,接收工作,國民政府措手不及,東北、華北平津一帶、華東京滬區,是接收計劃重中之重,一流軍隊人才都遣派前往。

「台灣在當時接收計劃中,重要性排名後段,來接收的軍隊及人員當然也屬二、三流了。」白先勇表示,台灣經過50年日本殖民,情況更加複雜。而二二八事件發生的時間點,也正是國共內戰的尖銳時刻,中國大陸從東北到華北,遍地烽火。蔣中正正忙於調動胡宗南部攻打延安,剿共是國民政府當時全力以赴的首要目標。

1946年7月1日,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右)將正於東北督戰之白崇禧(左)調回,頒授白氏國防部長印信。抗戰勝利後,白崇禧出任中華民國第一任國防部長。(鍾元翻攝/大紀元)
1946年7月1日,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右)將正於東北督戰之白崇禧(左)調回,頒授白氏國防部長印信。抗戰勝利後,白崇禧出任中華民國第一任國防部長。(鍾元翻攝/大紀元)

白先勇表示,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後,蔣中正特派國防部長白崇禧到台灣宣慰,他3月17日抵台,4月2日返回南京復命。他說,1947年3月17日白崇禧一到台灣下飛機後,當晚6時半便在中山堂向台灣全省廣播,宣佈政府對「二二八」善後從寬處理的原則,除共黨份子、煽動暴動、圖謀不軌者,予以懲辦外,其餘一律從寬免咎。「父親恐怕自己也沒料到,他發佈這道命令,會改變多少人的一生,以及他們家屬的命運。」

白先勇認為,對於二二八事件應該全面了解真相,才能諒解,進而真正止痛療傷。他表示,事實上當時台灣的氣氛相當肅殺,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長官陳儀手下有一派人,以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為首,主張嚴厲制裁、大開殺戒。白崇禧對柯遠芬濫殺鎮壓的主張,完全不能認同,徹底反對。他以國防部長的身份,三番四次下令「禁止濫殺,公開審判」。

白崇禧回到南京後,即向蔣中正彈劾黃埔軍校出身的柯遠芬:處事操切,濫用職權,對此次事變,舉措尤多失當,且賦性剛愎,不知悛改,擬請予以撤職處分,以示懲戒,而平民忿。

白崇禧把18位被判死刑的人呈報上去,有蔣中正批的認可,他們通通批改成徒刑,改變他們家庭的命運。白崇禧來台宣慰,安定民心,救了許多被捕、被判刑的民眾,對於二二八事件對台灣所造成的傷害,發揮了即時的止痛療傷作用。台灣作家吳濁流在《無花果》中記載:「白崇禧將軍在廣播中發表處理方針。於是秩序因此而立刻恢復了。」

白先勇強調,台灣的前途很艱難,只有大家一條心,才能度過去。如果大家還因為一項不幸歷史悲劇,彼此繼續猜疑仇視,那麼台灣的命運前途,將是坎坷的。寬容諒解,是唯一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