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的元宵燈節,侍讀學士紀曉嵐陪同乾隆皇帝來到翰林院猜燈謎。皇帝興來,要紀學士放隻「文虎」(打個謎語),讓大家射射(猜猜)。博學多才的紀曉嵐,略事思忖,揮筆在大宮燈上寫了謎聯一對:

黑不是,白不是,紅黃更不是。和狐狼貓狗彷彿,既非家禽,又非野獸;(上聯)

詩也有,詞也有,論語當也有。對東西南北模糊,雖為短品,亦為妙文。(下聯)

這是打的一個謎語,要大家猜:是甚麼?

乾隆反覆吟哦,輾轉尋思,久不能破,甚是狼狽。在身旁貼身的太監,為了替聖上排窘,陰陽怪氣地笑云:「解鈴還須繫鈴人,還是請紀學士自己揭底吧。」

紀曉嵐淡然一笑,然後揮筆寫了兩個大字——猜謎。(這就是謎底)

皇帝與眾學士一看,無不稱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