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治下,冤民無數。當局不斷採取高壓手段打壓上訪者,日前,北京市房山區閻村鎮大董村居住的多位訪民在深夜被警察抓走。

維權網2月26日消息,據人權捍衛者姜家文2月25日深夜23點發出的信息,當天晚上22點30分左右,北京市房山區閆村派出所十幾名警員到大董村挨家挨戶搜查信訪人員,現場有四輛警車。整個過程中警察沒有出示任何手續,也沒有出示有效證件。

訪民孫東升、楊金芝、楊兆芳、姜家文、李宏泉、郭平申、陳安琪等人被強行押上警車送「久敬莊」,目前他們的電話已無法接通。位於北京市豐台區的久敬莊「接濟」中心,專門用於臨時關押訪民,訪民一般會被當地駐京辦和信訪局的人來接走,強制遣返。

姜家文是來自遼寧丹東的訪民。近期,他曾因策劃、製作2018年訪民新年晚會而在北京被抓兩次。2月13日白天,警察到姜家文在北京房山區的暫住地查身份證,當晚23點許,閻村派出所三個穿著制服的警察從姜家文住所後面的小門進入,把姜家文帶走。

之後他被送到駐京辦,被遼寧丹東當地派出所和區政府辦事處人員拉回丹東,在七道派出所關了整整一天,然後被安排在一個旅舍住下。當局限制他「兩會」之前不能離開此地,到3月10日才可以離開,姜家文沒有同意。

2001年,姜家文因與人發生爭執,被當地第一汽車維修廠廠長等人打成重傷,當地司法部門枉法裁決,打人凶手逍遙法外。為了討回公道,姜家文不得不上訪維權。

姜家文曾對大紀元記者說:「我六進勞教所,兩次割腕,勞教制度廢除後,總計七年多被關在監獄。輕微傷無數次,行政拘留數不過來了,就我的經歷可以控訴中共這個邪惡的組織、邪惡的政府。」

此次一同被抓捕的已知姓名的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維權代表人物,他們中很多人都曾經歷被抓、被打、被關押。

孫東生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訪民;楊兆芳是遼寧省瀋陽市訪民;楊金芝是內蒙訪民,上訪三十餘年,戶籍被註銷;李宏泉是江蘇省南通市訪民,因房屋被強拆到北京上訪;郭平申是河北省邢台市訪民,常年在河北省高院門前喊冤;陳安琪是吉林省延邊州訪民,曾拉二胡演奏自編歌曲《上訪難》。

中共「兩會」時期是習慣性清場時段,但深夜突然採取搜查行動被認為有些異常,有分析指,這可能與中共提前舉行十九屆三中全會有關。

此外,中共信訪局對外聲稱信訪積案年底「清倉見底」,但是新年剛過,全國各地大量訪民湧入北京上訪。2月23日,有訪民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拍下信訪民眾人山人海的場面。大量訪民到北京信訪局前排隊,但信訪局只登記不處理。

有訪民表示,很多人在當地車站時火車票和身份證就給沒收了,不讓到北京來,來到信訪局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