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中共官方媒體報道,中共中央提議修改憲法有關條款,刪除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表述。

中共官方在2月26日三中全會召開的前一天突然發佈這一消息,有些出乎外界預料;發佈的方式也不同尋常——新華社首先發佈英文新聞。這種方式顯然給人一種感覺:此修憲內容似乎在黨內遇到了阻力,需要先透露給國際媒體以造成不可改變的既成事實。

果不其然,西方媒體立刻紛紛跟進報道,比如路透社、《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時代周刊》、《朝日新聞》、法國媒體等等。與此同時,取消對中國國家主席以及副主席任期兩屆限制,在中國網絡上引發熱烈議論,官方網管刪除了大量的批評性評論。

中共要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職時間限制的消息,之前已經被海外媒體報道。但是,中共官方正式公佈之後,仍然引起震動,究其原因,主要是在自由民主憲政成為世界政治和國家制度主流的大趨勢下,中共領導人的終身執政制度,引發和加強了國際社會和中國民眾對中共獨裁和專制的擔憂。

但是,這個消息引發外界強烈關注,似乎隱藏了與中共政治和執政相關的一個邏輯陷阱,那就是,似乎中共修改憲法中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職時間,會造成中共的獨裁和專制。而恰恰無意中掩蓋了中共從執政到現在,一直都在獨裁和暴政之中,與是否修改憲法基本沒有太大關係,憲法的具體內容無論如何改變,都無法改變中共獨裁和暴政的本質。

從這個角度來講,如今習近平當局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時間限制的措施,更多的意義在於對中共黨內內部的政治態勢發生作用和影響。

中共權力架構中的黨政軍大權,體現在最高領導人層面,主要是黨權和軍權,政府系統在黨的領導之下。黨權對應總書記職務,軍權對應軍委主席職務,政府權力也在總書記領導之下,因此國家主席並無實權,只具有象徵意義。

中共總書記任期和軍委主席的任期,在中共黨章中都沒有規定連任次數。例如江澤民的總書記任期自1989年至2002年,長達13年。從理論上來講,只要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權力穩固,從理論上來講,是沒有任職時間長短限制的。

那麼,如今習近平推動修改憲法改變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這兩個虛職任職時間的目的是甚麼呢?

習近平上台執政五年,唯一能夠拿得出的政績就是反腐。習近平聯手王岐山,五年反腐,雖然拿下了以江澤民集團為主的幾百名部級高官,取得階段性的勝利。但是,反腐形勢並不樂觀。以江澤民集團為主的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正在激烈對抗。這種對抗不斷體現在十九大前後的政治博弈中,並持續至今。

中共腐敗的總教練江澤民,十九大上能夠坐在主席台上的習近平身旁,給抵抗習近平反腐的中共貪官們帶來了動力。從表面上看,習近平如今集中共黨政軍大權於一身,但是,江澤民埋下的腐敗炸彈使得習近平的實際權力,並未像表面那樣穩固;反腐仍在路上。

因此,習近平修改憲法此舉,是在藉助憲法這個工具,延長其執政任期,繼續反腐,解決江澤民集團的反抗和政變問題。

在此過程中,習近平當局要面對中國社會和中共整體執政的危機。因為,中共政權統治中國六十多年所造成的天怒人怨和社會矛盾,以及面對國際上、外交上和經濟等方面的危機,正在集聚發酵,走向一個爆發的臨界點。

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制,還釋放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和未來的變數。

第一,把國家主席和副主席放在一起,釋放出在未來的政治舞台上,習近平與王岐山的政治同盟關係將更加密切,會繼續共進退,聯手施政。

第二,高調修改憲法的消息,提前釋放給外媒,顯示出很大可能未來的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不再僅僅是一個權力虛職和象徵位置。重用王岐山,是來做事情的,不大可能僅僅給他一個國家副主席的虛職。那麼,這就給未來中共高層的權力架構的變化帶來了變數。一種可能性就是,中共高層的權力,在逐漸從黨內向國家層面轉移。這一可能的變數,將會給未來中國社會和政治形勢,帶來更多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