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趕在中共兩會前幾天緊急召開十九大三中全會,一天後中共官媒新華社又突然「出口轉內銷」方式宣佈「中央建議人大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兩屆任期的限制」,兩件事都宣佈得極為突然,一時間在海內外引起軒然大波。

首先是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開會確定,兩天後,即2月26日至28日舉行三中全會。值得注意的是,三中結束僅僅兩天後,中共又要在3月3日和3月5日召開兩會。這也打破1978年以來中共三中全會每屆都要在秋天召開的慣例。此外,本屆三中主要談人事問題和國家機構改革,而非以往的經濟問題。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趕在兩會前,緊急召開十九大三中全會,目的是全面貫徹其人事安排。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自媒體發表評論稱,這顯示,習近平在中共高層權力遇到重大阻礙,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緊急召開全會。因為召開全會對習近平有利,中共召開十九大之前的黨代表經過了習近平嚴格的篩選。

陳破空猜測,十九大已經定下了正國級的人選,兩會上要定副國級的人選,二中全會後傳出了王岐山要出任國家副主席的人選,劉鶴出任副總理等說法。另外,誰出任國家監委會主任這一位高權重的職務也相當關鍵。他推測中共高層可能在人選上發生了相當大的爭執。

陳破空稱,儘管看上去習近平大權在握,習家軍上位,但是經過幾個月看來,習近平在高層的話語權並非想像的那麼大。而政治局常委本來是一個政治平衡的安排,保守的方案。

此外,十九大後中共面臨國內外的局勢都不利。在國內,包括驅逐「低端人口」,煤改氣,紅黃藍醜聞,拆牌子造成民怨沸騰,使其在黨內容易受到其它派別的攻擊。在國際上,其「一帶一路」計畫嚴重受挫,中美關係倒退,因為不能在朝鮮問題上全面合作。以上因素都容易成為對手攻擊的藉口。

緊接著,中共官媒新華社在三中全會前一天突然宣佈「取消國家主席連任兩屆的限制」。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建議案採用了「出口轉內銷」的方式發佈,先以新華社英文官網發佈,再用中文公佈,讓很多人感到困惑。

陳破空在評論中表示,二中全會公報儘管長篇大論提到修憲,並沒有提到「取消國家主席連任兩屆的限制」,顯示當時二中全會在取消國家主席連任兩屆方面沒有達成一致。很可能是之後通過做工作達成一個文件, 但為何要在2月25號突然公佈。他認為,這顯示習近平擔心可能還是會有變數,因此搶先公佈了中央委員會的文件。

此外,美國之音也引述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副總裁包道格(Douglas Paal)的分析認為,看起來習近平想延期執政的意圖遇到了一些阻力,但還不清楚這個阻力有多大。

前美國駐華大使芮效儉(J. Stapleton Roy)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指出,這個宣佈是在中國3月5日召開兩會前召開了一系列會議之際做出的。在他看來,這種安排說明,有關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議在黨內有阻力。

他說:「需要舉行另外一次全會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即中共領導人之間對於如何處理某些問題存在嚴重的分歧。」

對於中共為甚麼要在這個時候修憲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芮效儉推測北京是想試探人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