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表示要嚴肅處理「違規的龐大金融集團」。在中國新年收假第二天,率先傳出噩耗的是安邦被接管,原董事長吳小暉被公訴。但其實,在郭樹清1月17日講話後,第一個被報「平安」的集團掌門人是吳小暉。

今年1月20日,大陸財經媒體人羅昌平曾於微博引述安邦內部人事消息透露,吳小暉已恢復「有限自由」,但失去安邦控制權。不過安邦終究沒有躲過整肅風暴,吳小暉也將開始鐵窗生涯。

在2017年6月吳小暉不能履職以來,北京當局到底會不會真的對吳小暉掌門的安邦動刀,還引發諸多媒體的猜測,甚至部份輿論認為這是一個大問號。現在吳小暉「集資詐騙、職務侵佔」的罪名已經明確,尚不明確的只是案情是否只限於與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有關的,也就是媒體指稱安邦與吳小暉被處裏的最直接原因。

從媒體報道看,安邦主要問題如舉牌,約從2014年開始逐漸發酵,當年成名之戰是2014年11月起開始,安邦在兩個月內連續10多次增持民生銀行,拿下第一大股東的寶座,自此成為舉牌大戶。

安邦的2015年,除了頻繁巨額海外收購外,在國內資本市場也是繼續連連舉牌掃貨,買成了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銀行、房地產公司的大股東,如2015年一年內不但躋身為工、農、中、建四大行的前十大股東,還動用上百億元資金加入保能與萬科的股權大戰。

據報道,安邦為海內外「買、買、買」輸血的重要管道是萬能險,此產品正是項俊波在保監會任上放開的。萬能險讓安邦成舉牌王,也讓安邦人壽成行業第二大,截至2016年5月底,安邦人壽的總保費規模已超越平安人壽,位居壽險行業第二,而這其中近8成資金來源於萬能險。但在項俊波落馬後,保監會隨即喊停安邦不利於保險人的多款萬能險。

值得注意的是,官媒起底報道指出,安邦集團的飛躍是從2011年,這個時間是在保監會項俊波放開萬能險之前,而這一年卻是安邦資本布局完成最重要的一環,即以56億控股當時1,600多億資產的成都農商行。

成都農商行是一樁國有資產買賣,對成都官方來說是賤賣資產,對安邦來說是蛇吞象的交易,那麼安邦這筆超級划算的交易究竟是如何達成的?據南方周末2015年報道:2010年12月,成都農商行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通過了一個增資擴股議案,引入的戰略投資者即是安邦。報道還稱,在此樁交易發生期間主政成都的幾位主要官員,都在此後落馬。

安邦集團與成都當局的淵源,比南周報道還提早3年的是《亞洲週刊》2012年12月9日報道稱,原四川省委副書記、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案牽涉面甚廣,除周永康之外,吳小暉亦捲入。

李春城是2012年12月5日落馬的十八大後「首虎」,被指揭開了四川官場與大老虎周永康案的序幕。

李春城案於2015年4月開審,媒體引述起訴書稱,2001年9月至2011年7月,李春城擔任成都市市長、中共成都市委書記期間,在周永康(另案處理)的授意下,違反相關規定,為他人謀取不當利益提供幫助,致使公共財產遭受重大損失。後來報道指出,周永康授意李春城的包括助吳小暉鯨吞成都農商行。

海外中文網曾有消息表明,在安邦欲吃成都農商行時,江派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的周永康會出手相助,看的是吳小暉和曾慶紅關係甚篤。

因此,吳小暉與安邦集團背後,是張巨大的黑網。吳小暉被查會牽扯哪些高官,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