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血腥打壓法輪功的1999年7月至今,18年過去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壞人已大量遭到惡報;從社會上看迫害減少了些,但是在監獄被迫害致死、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卻仍然不少。

尤其是勞教制被廢除後,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劫持到監獄繼續關押迫害。遼寧女子監獄的馬三家監區,就是原來臭名昭張的馬三家勞教所,大多數是馬三家勞教所的原班人馬,那裏仍然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道統計,遼寧省監獄2017年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高達12名,是全國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方;其次是四川省監獄有1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6人在監獄離世。

中共所有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在監獄、監區指揮安排下,讓獄警與監獄最壞、最兇殘、最流氓的犯人互相配合,直接面對面迫害法輪功學員。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信仰的同時,也在泯滅獄警的人性,最後徹底銷毀掉那些獄警們的靈魂。

據局部搜索統計,2017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導致13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64人被迫害致死於看守所、洗腦班、派出所、地方騷擾;68人經監獄迫害致死。(註﹕2017年曝光出來的2016年前被迫害致死的很多人未統計在內。家屬被騷擾悲憤而去世的未統計在內。)

年前成都女子監獄 嚴紅梅與胡霞遭迫害致死

2名法輪功學員嚴紅梅與胡霞,年前在成都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嚴紅梅於2017年12月28日被迫害致死,獄方直接火化後,讓家屬將骨灰拿回家;崇州市羊馬鎮善良婦女胡霞於2017年12月19日被迫害致死。

成都女子監獄是四川省關押迫害女性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毒打、電擊、吊銬、背銬、布帶捆綁、野蠻灌食、藥物迫害、針刺、撞牆、關禁閉、冷凍、曝曬、罰站、罰坐軍姿、強制驗血、剝奪探視權及生活虐待等等折磨。

電擊(明慧網)
電擊(明慧網)

嚴紅梅女士是成都市天回第二實驗小學校美術教師,因在課堂上給學生講法輪功真相、播放《九評》光盤,被學生家長誣告。2015年3月7日,金牛區法院對她判刑4年。

嚴紅梅在成都龍泉女子監獄遭嚴重迫害。監獄裏奴工任務很重,早上7時半出工,晚上7時收工,完不成任務,就坐監規。

嚴紅梅於2017年12月28日上午10時45分在成都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監獄方直接火化後,把骨灰讓家屬拿回了家。

崇州市羊馬鎮法輪功學員胡霞是一位賢妻良母,她勤持家務。胡霞於1998年5月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身體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

2016年5月左右,胡霞被劫持到四川龍泉女子監獄,不為高壓、恐嚇所動,拒絕在「四書」上簽字「轉化」。殺人犯、牢頭姜利(音)在惡警指使下,在監室裏將胡霞悶水。姜利命幾個被監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頭髮、胳膊,把她往盛滿水的大塑料桶裏悶。然後又推倒在廁所裏暴力毆打(那時廁所還沒有攝影機)。

2017年2月10日左右,胡霞獄中反迫害,抵制參加每周集體洗腦,不寫揭批,隨後胡霞被弄到6樓嚴管折磨。胡霞於2017年12月19日早晨5時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遺體被火化。

哈爾濱女子監獄 生活都不能自理還不放人

據明慧網報道:黑龍江哈爾濱女子監獄現非法關押著法輪功學員大約270名左右,超過60歲以上的佔50%以上,年齡最大的77歲。在十一監區被關押迫害生活不能自理的至少有3人,她們依然被非法關押著不放。

據悉,河北省女子監獄表面看來碧草芳林、鳥語花香,如同花園,然而這美景的背後,卻隱藏著累累罪惡。在監室、禁閉間每天從早到晚,被強迫看邪惡編造的謊言電視片,強迫讀誹謗大法的邪惡文章;還要強制法輪功學員坐在小板凳上挺胸、坐直,聽邪惡妖言。

原本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儲連榮,經關小號迫害後,被強行吃精神病藥物,造成精神癡呆。

遼寧省瀋陽市吳業鳳女士遭受了非法關押、電棍酷刑、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5年,被監獄殘酷折磨、灌食不明藥物等迫害,導致全身浮腫,各器官衰竭。2018年吳業鳳在迫害中離世,年僅55歲。

據明慧網2017年3月3日報道,黑龍江女子監獄在打壓迫害法輪功中, 一直充當急先鋒,極盡了各種迫害手段,包括強行注射各種的藥物,破壞法輪功學員的中樞神經,使他們遭受痛苦的煎熬,有的因此死亡。而這些罪惡還在進行著。

被這種酷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不會說話了,可是,被迫害瀕危的法輪功學員還會說話。從2016年、2017年在監獄被迫害致死或者被迫害瀕危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因為不願放棄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而遭此酷刑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