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宏斌和賈躍亭是樂視網現任和前任董事長,均是山西人。在樂視資金鏈危機爆發時,孫宏斌的融創中國(下稱融創)出資150億元援手。引發外界對兩人關係的猜測。近日,陸媒深度起底了他們的真實關係。

2月22日,騰訊網旗下微信公眾號《稜鏡》近日採訪了「樂視系」多位親身參與到「孫賈紛爭」的現高管和前高管、主要的機構投資者,指了解到相關情況。

消息稱,孫宏斌出資援助樂視,最初與在大陸商界極具威望的企業家柳傳志有關。柳傳志曾非常欣賞、支持賈躍亭,這足以讓柳的門生——融創董事局主席孫宏斌在2016年樂視命懸一線時不惜為之冒險。

2016年11月,賈躍亭主動承認樂視整體陷入資金鏈危機。

2017年1月,孫宏斌攜150億元資金大舉買下樂視網、樂視影業和樂視致新分別8.61%、15%和33.4959%的股權。

但這次投資樂視網卻給孫宏斌和融創帶來無盡的煩惱。

2017年過年後,孫宏斌的「財務大臣」劉淑青進駐樂視網。融創150億元投資資金很快被打到樂視的帳戶,但這些資金很快就沒了蹤影。其中賈躍亭個人從中獲得60.41億元,除交20%的個人所得稅、支付19億元公司債、還一些錢給銀行解除部分質押外,所剩無幾。

「錢三兩下就沒了,快得很。」樂視網一位核心高管告訴《稜鏡》,這些錢可能維持正常運轉,但無法解決樂視網債務問題。

佈指,孫宏斌或許這才意識到,樂視資金問題的嚴重程度。孫宏斌試圖將上市公司樂視網和樂視非上市公司進行切割,但兩者「一體化」,切割困難。這導致非上市公司所欠樂視網的應收帳款「明擺在那裏,卻遲遲還不上」。

此時,孫宏斌建議,將非上市公司體系的業務全部處理掉用於還款。2017年5月份,孫宏斌曾公開表示,樂視體育和易到等非上市公司部分「該賣的賣掉,該合作的合作」。

但是,賈躍亭並未聽從孫宏斌的建議。有人開價數億元收購樂視商城,有人開價百億購買易到,有人開價50億購買樂視金融,賈躍亭均說「No」。

「老賈連一片羽毛都不肯放棄。」在融創中國2017年9月召開的中期業績發佈會上,孫宏斌落淚。

關聯交易應收帳款似乎成了一個「死結」。讓孫宏斌更無奈的是,融創投資樂視的股權截至目前甚至仍未完全過戶。原因是賈躍亭和樂視控股(賈躍亭持有樂視控股92.07%的股份,為其實際控制人)持有的樂視網股權被凍結後,正在進行的股權過戶程序無法進行。

而樂視影業資產注入樂視網最終失敗,一定程度上也是因樂視控股持有樂視影業的股權被凍結。

孫宏斌和賈躍亭的矛盾

2017年7月,賈躍亭按計劃出差美國處理他個人投資的美國電動汽車品牌Faraday Future(FF)事宜。當時計劃是兩周,最多到7月底回國。

但是,當賈躍亭在飛往美國的航班上時,《稜鏡》獨家披露賈躍亭夫婦及「樂視系」三家公司總計12.37億資產被招商銀行申請司法凍結。樂視隨後遞交上海高院的書面申訴,稱招行實際凍結查封的資產總價值達261.62億人民幣。

賈躍亭彼時作為上市公司樂視網董事長,必須對此反應。就此,孫宏斌和賈躍亭進行了兩天的會議後,達成相互妥協的方案:賈躍亭極不情願地辭去董事長,孫宏斌極不情願地擔任董事長。

這是沒有選擇的方案:如果賈躍亭不辭董事長,可能會因更多擠兌而導致公司無法運轉而破產;如果賈躍亭辭去董事長,可能會失去對公司的控制權。孫宏斌接了董事長職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樂視網的信心支柱,但以第二大股東擔任董事長,則不得不承擔樂視網整體的風險與債務責任。

佈稱,自此, 孫宏斌和賈躍亭開始互有間隙。

「因為7月份董事長這個事情,賈總跟孫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沒有直接交流和溝通。」一樂視控股高管稱,兩人的溝通方式是:通過劉弘等高管作為中間人進行傳話。

意識到回國後短期內無法再次出國,賈躍亭選擇在美國和香港間輾轉。

孫宏斌也不得不親自飛抵香港,與賈討論資產切割和債務解決方案。他也曾幫賈躍亭找到願意接盤的第三方平台,試圖說服賈放棄上市公司大股東地位,以此解凍司法機構的股權凍結,填補關聯交易和其它債務的「窟窿」。「實際上是有機會的,但老賈要價太高了。」一樂視網中層說。

佈稱,樂視網復牌後,孫和賈的關係似乎已到劍拔弩張的程度。樂視網與樂視控股頻繁「隔空喊話」,互揭傷疤。

賈躍亭妻子甘薇剛剛稱超過30億元的關聯債務已經形成解決方案,樂視網隨即發佈澄清公告予以否認。

樂視網剛發佈樂視網的關聯欠款為75.31億元,樂視控股卻澄清只有60億元。

樂視網甚至以公告形式表態將採取包括法律在內的一切手段,向賈躍亭追債。

孫宏斌在公開場合仍誇讚賈躍亭非常具有企業家精神。但他曾點讚的一條微博似乎已間接表達了他的不滿。

這條微博來自樂視一位線下經銷商:「目前來看,孫宏斌已經完全下了狠心,不答應就讓老賈爆倉,股價公告進一步表明決心。老賈目前沒有任何辦法,只有妥協。」

樂視網一位核心高管稱,「如果說回過頭重新來過,我相信老孫一定不會入這個局。」

樂視網復牌前一天,孫宏斌說,人有時候「也要願賭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