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初,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佈共和黨備忘錄,指稱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涉嫌濫權監聽特朗普團隊成員。周六,該委員會公佈美國民主黨反駁共和黨的備忘錄。白宮及共和黨稱,民主黨備忘錄未回答幾個關鍵點。

霍士新聞報道,周六(2月24日)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公佈的民主黨備忘錄,聲稱司法部(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FBI)在兩年前總統大選期間,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外國情報監聽法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簡稱FISC)申請手令,監聽特朗普團隊外交事務顧問佩吉(Carter Page)的對外通訊時,並沒有忽略重要信息,也沒有濫用FISA窺探特朗普團隊的競選活動。

2月5日,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一致同意公開民主黨版備忘錄,因司法部及FBI認為許多段落涉及機密及特別敏感內容。2月9日,法律顧問麥加恩(Donald McGahn)回覆情報委員會要求修改。24日公佈的版本,內容有多處塗黑。

共和黨備忘錄回顧

據2月2日公佈的共和黨備忘錄,自2016年10月開始,FBI及司法部片面地採用英國前情報官員斯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撰寫不利特朗普團隊的文件(以下稱斯蒂爾檔案),向FISC共計提出四次監聽佩吉的申請。

備忘錄說,斯蒂爾檔案的幕後贊助者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及希拉莉競選團隊,而且斯蒂爾本人和FBI有著長期的合作關係,FBI也提供資金請其蒐集不利特朗普的資料。

共和黨眾議員在備忘錄中說,FBI及司法部的高層雖然都清楚斯蒂爾的反特朗普立場,及其和DNC、希拉莉競選團隊,以及其他參與者的關聯性,但是在向FISC提出監聽申請文件中,都沒有揭露這層關係,只有在首次申請時提到斯蒂爾和「一名美國人有關」,更沒有提及FBI也委託斯蒂爾對特朗普團隊進行有無通俄的類似研究。

共和黨備忘錄稱,2017年6月,科米在參議院作證時說,這份檔案的內容是「醜惡及未經證實的」。2017年12月,前FBI副局長麥卡比(Andrew McCabe)在國會作證時說,沒有斯蒂爾檔案,就不會向FISC申請監聽手令。

民主黨備忘錄反駁共和黨的重點

美國民主黨在備忘錄中稱,司法部及FBI懷疑佩吉是俄羅斯政府的代理人(agent),如果沒有向FISC申請監聽佩吉,就是「失職」。此外,司法部及FBI的申請程序符合FISA要求的「嚴謹、透明及其於證據」等規定。

民主黨備忘錄稱,司法部「不斷地向FISC通報斯蒂爾的背景、可信度及其可能存在的偏見」。此外,司法部告知FISC,斯蒂爾受僱於「有政治動機的美國公民及實體」,以及他的研究似乎打算用來「抹黑」特朗普的競選活動。

民主黨備忘錄說,司法部只是「有限地運用」斯蒂爾檔案,而且在後續的更新申請中,提供FISC「從多個獨立來源獲得的其它支持斯蒂爾檔案的信息」。此外,FBI雖然曾撥款給斯蒂爾請其蒐集資料,但後來這個撥款被取消了。

民主黨備忘錄未觸及重要疑點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發佈聲明,稱民主黨備忘錄是「具政治動機的文件」,也沒有回答共和黨備忘錄提供的關注事項。

桑德斯說,「正如共和黨備忘錄所述,FISC法官法官自始至終都未被告知,司法部申請FISA監聽所根據的(斯蒂爾)檔案,幕後贊助者是希拉莉和DNC。」

「此外,民主黨備忘錄甚至沒有處理前FBI副局長曾告訴情報委員會,如果不是斯蒂爾檔案,就不會申請監聽手令。」

對於民主黨稱司法部及FBI有提供FISC斯蒂爾的政治動機,共和黨眾議員表示,司法部及FBI是在申請文件的「腳註」提及這個信息,這是企圖在掩蓋、而不是要澄清他的動機。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努內斯(Devin Nunes)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人民現在已清楚地知道,FBI監視共和黨美國公民的事證,來自民主黨骯髒政治金贊助的文件。」

一位共和黨人士駁斥民主黨備忘錄是要民眾「見樹不見林」,即司法部及FBI嚴重依賴斯蒂爾檔案,並據以作為監聽美國公民,同時向FISC隱瞞了該研究的幕後贊助者。

特朗普回應

特朗普總統周六連發四則推文,他說,「民主黨備忘錄對政府濫權監聽行為的回應,是整個政治和法律的破裂,只是證實了所有已經發生的可怕事情。那麼無法無天!」

「民主黨備忘錄:FBI沒有揭露誰是贊助者——希拉莉團隊及DNC,嘩!」

「俄羅斯沒有不利特朗普的信息,當然沒有,因為本來就沒有,也從來不會有。這個純粹是獵巫的活動,是一個非法的恥辱⋯⋯而且奧巴馬對俄羅斯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民主黨國會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遺漏並歪曲了關鍵事實,還有甚麼是新的,他完全是造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