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和鋁的關稅問題不是中美之間唯一的爆炸性貿易問題。被盜竊的商業機密(知識產權)也將成為特朗普總統對中共態度強硬的一個重要因素。

特朗普政府於去年8月開始對中國知識產權盜竊案進行​​「特別301」調查。負責該調查的官員近期表示即將宣佈下一步措施。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指,高科技是與中國(共)的「下一個挑戰領域」。特朗普日前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會對中共竊取知識產權開大罰單,數額驚人。而在特朗普的國情咨文中,更是再次提及知識產權盜竊。

但捍衛知識產權是一個眾所周知的棘手問題,因為任何推動都有可能遭致對方變樣報復。特朗普政府的選擇有哪些?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貿易專家雷因施(William Reinsch)表示:「每一屆政府都一樣,擺在檯面上的有各種各樣的選擇,從極端到微弱的都有。」雷因施曾在克林頓政府中任職。

中共應現階段發展需求 對外國知識產權尤感興趣

多年來,中共對美國企業知識產權的竊取一直是一個備受關注的領域,因為它關係到企業安全問題以及公司成本。

知識產權盜竊包括銷售假冒商品和盜版軟件以及竊取企業機密。根據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2017年的一份報告,美國每年因知識產權被竊取而遭受的經濟損失高達2,250億至6,000億美元。該組織的共同主席包括前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

隨著中國經濟結構調整,希望從低端產業轉向高科技孵化,知識產權問題就更加成為爭論的焦點。

曾擔任過小布殊總統的貿易顧問、全球事務芝加哥委員會的利維(Phil Levy)稱,「中共越來越擔心它將無法作為全球低成本製造商生存下來。」

2015年,中共官方宣佈「中國製造2025」的國家工業計劃,希望成為技術領導者。該計劃優先考慮的事項包括加大電動汽車的國內生產以及開發5G移動網絡。

中共還計劃,到2030年在人工智能領域佔據主導地位,並且正在迅速擴大其電腦芯片生產能力。

為了實現這些目標,中共需要大量的工業和技術知識,而這正是該國對外國知識產權的興趣所在。

在華外企被逼拉郎配 暗遭中共知識產權盜竊

據專家介紹,目前普遍存在的問題是,在中國境內開展業務的企業被迫轉移技術。

中共通常要求那些想進入該國的公司與其國內的合資企業「配對」合作。這種合作關係可以讓中國公司獲得外國公司保持私密的信息。

Dinsmore&Shohl律師事務所的知識產權法律師奧肖內西(Brian O’Shaughnessy)表示,「為了在這個市場上參與,你必須交出信息,(並且)你必須向當地運營商提供信息。」

2017年6月中共頒佈網絡法,加強對跨境數據傳輸限制,並要求將關鍵數據存儲在中國境內。中共政府稱制定法律是為了加強網絡安全。但批評者認為,這是中共進一步監控和控制在線信息的手法。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技術政策項目研究員薩克斯(Samm Sacks)表示,「中共政府可能以安全審查為由提出,要求外國公司提交源代碼。」他認為,外國公司這樣做,「會有知識產權泄露的風險」。

中共的這些政策在美國公司中引發質疑,雖然他們也渴望進入中國的龐大市場。

根據2017年美中貿易委員會(US-China Bussiness Council)的會員調查顯示,有超過八成的在華美國企業對「中國的數據流和技術安全政策」表示擔心 。

因為中共新的網絡法,蘋果公司在去年7月份表示,中國大陸客戶的iCloud數據將儲存在中國境內的國有公司。去年11月,亞馬遜雲服務也宣佈,將雲存儲的硬件設備出售給當地的中國合作夥伴,以適應新規。

後續走勢 申訴、開戰、和解三種情況皆有可能

前任總統奧巴馬在2015年得到中方許諾,中國將停止黑客攻擊企業商業機密,此後,奧巴馬政府在對中共的知識產權問題上變得不那麼較真。

等特朗普上任後開始動真格,啟動一連串調查和針對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貿易保護措施。專家認為,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知識產權調查走向有三種可能情況:申訴、開戰、和解。

第一種情況是特朗普政府採取常規路線,在調查完成後,選擇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申訴。

世貿組織有對貿易違規行為的爭端解決機制,特朗普政府如果選擇這條路徑,將有助於使目前的情況常規化。

第二種情況是,特朗普政府也可以決定單方面採取行動,依據知識產權盜竊問題的範圍以及存在進行嚴厲處罰的必要性。

這可能意味著,中美貿易戰開打,美方可能限制中國在美的投資,或者對廣泛的中國造消費品徵收關稅。同時中方也對美進行報復性舉措。

第三種情況是,在特朗普政府還沒動真格之前,中方就退步。從過去中美政府對知識產權的多次交手來看,結果都是如此。

20世紀90年代,美國曾三次根據針對知識產權的「特別301」條款,啟動對中共的「特別301」調查,最後的結果都是:在雙方磋商後,中方退步、雙方簽署諒解備忘錄,中共開始加強國內知識產權保護。

「根據以前的結果,最後是北京做一些讓步,就沒有再採取甚麼制裁的措施。」中共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倪月菊告訴《日本經濟新聞》。

她表示,「301調查」的過程實際就是雙方談判妥協的過程,而這輪「301調查」最終通過談判解決中國知識產權問題的可能性比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