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3日一早,保監會、上海市檢院一前一後發出公告,內容合計的重點是:吳小暉因涉經濟犯罪被提起公訴,保監會對安邦集團實施接管。吳小暉是安邦集團原董事長,之前於2017年6月被帶走後音訊全無,至此水落石出。

據公告,吳小暉被控罪名是集資詐騙、職務侵佔;安邦被接管期限是2018年2月23日起一年,若未達預期效果可酌情延長一年,也就是保監會接管至少兩年。

吳小暉出事前,安邦先出的大事之一是海外爆買,不但買出了「海外資產規模超過國內資產」,而且無視保監會不得超過15%的紅線,仍然在競標美國酒店集團喜達屋時不斷加碼,據大陸媒體披露,吳小暉還對外吹噓,「監管不是問題,從主席到門衛沒有我不認識的。」

時至今日,原保監會主席項俊波已於2017年9月被立案偵查,吳小暉目前也被提起公訴,安邦則「回到」保監會手裏。

安邦現在開始被保監會接管,也等同於是被「沒收」,安邦集團資產包括安邦系旗下14家(6家控股、8家參股)金融機構,民生銀行、招商銀行、成都農商行,光這三家全部越過銀監會兩條紅線(家數上限與持股比例上限5%)。

其中,媒體津津樂道的民生銀行,從股權結構來看,安邦系通過安邦人壽、安邦財險、安邦集團等公司,合計持有民生銀行至少15.54%的股份,位列第一大股東之位,且比之目前的第二大股東「華夏人壽+東方集團(雙方為一致行動人)」的7.05%遙遙領先。民生銀行這些年因安邦被媒體津津樂道有前因。

這裏先提一下,吳小暉成為金融巨鱷,安邦成為萬億資產帝國的前世今生,在2017年5月人民日報旗下《中國經濟週刊》的封面文章《揭秘安邦帝國》只能算是後來之作。

已有的重磅前作是在三年前,即安邦耗資近330億元連續10次增持民生銀行之際,2015年1月《南方週末》發表題為《安邦真相》的文章,僅僅十餘年,安邦憑藉強大的政商資源,從一家單純的保險公司強勢擴張成萬億規模的金融巨鱷,是「含著金湯匙出生」。

在此文的第一個小標「含著金湯匙出生」,段落開頭語寫著「上汽是發起股東和第一大股東」,即安邦前身2004年9月成立安邦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時任上汽(上海汽車集團)總經理胡茂元為安邦財險首任董事長。

經過幾度更名的安邦財險蛻變為安邦集團,並於2013年11月進行高層人事調整,又於2014年完成變更手續後,上汽的胡茂元,不再擔任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吳小暉則走上前臺,一肩挑起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總經理三個職務。

上汽的背景外界耳孰能詳,是上海市國資委所轄企業,控股股東是上海聯和投資。上海聯和投資則是1994年江綿恆創辦成立,並親自出任董事長和法人代表。在上汽決定出資發起設立安邦財險並作為第一大股東時,上汽董事會當時所謂的「七常委」:江綿恆、陳祥麟、胡茂元、張廣生、陳忠德、朱克勤、李積榮。

這些年來,巨鱷安邦誰是有權的控制人?就集團董事長職務來說,2014年以前,上汽派任的胡茂元。2014年以後,吳小暉接任掌門人,而掌門人在坊間另一代名詞是白手套。通常白手套服務的還是「金湯匙」,而這個「金湯匙」在上汽胡茂元交棒吳小暉後,就可以更隱形了。如今吳小暉落馬,背後的「金湯匙」何時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