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乙曉光近日首次以中部戰區司令的身份露面。這個外界早已「猜到」的結果至此才真正獲得官方背書。 乙曉光新頭銜的獲證實,令五大戰區10名軍政主官都有了著落。這10人中,除了南部戰區政委魏亮是「留守者」,其他9人都是「跨域」調入。

這裏的跨域既包括跨兵種(從海、空軍調入,如南部戰區司令袁譽柏),也包括跨地域(如從西部的蘭州軍區調到東部戰區任司令的劉粵軍),其中的洗牌意味濃厚。其中,北部戰區司令李橋銘表面上是北部戰區陸軍司令原地升任,但其軍改前一直在原廣州軍區41軍服役,是個如假包換的南部軍頭。

而年屆65歲的魏亮已鐵定退休,所以實際「留守者」更會降為0。

此前作為空軍司令「備胎」的乙曉光,曾是軍中的「明日之星」,最年輕的上將。但馬曉天退休後,空軍司令的大位被資歷尚淺的北部戰區空軍司令、中將丁來杭「搶去」。聯參部副參謀長王建平、參謀長房峰輝先後落馬,副參謀長孫建國、戚建國、徐粉林、王冠中全部退役。

乙曉光成了聯參部正副參謀長中的唯一「倖存者」。

雖然仍是正戰區級,但從此前大軍區主官平日裏甚麼都管,變成現在的只能在戰時管軍(而且中國地域發生戰事的可能性很小),戰區主官的實權是下滑的。所以,韓衛國從中部戰區司令平調陸軍司令,誰都知道是實升。乙曉光雖然謀得五大戰區中最為重要的中部戰區司令職位,但就此前的空軍司令「期望值」來講,仍是輸了三分。

戰區主官的大洗牌以及聯參部大人物的集體沒落,說明了郭伯雄、徐才厚掌控軍隊時期上位的高級將領並不獲習近平的信任。而乙曉光的存留,卻又說明了,習並沒有全部「踩急剎」,而是設置了部分「安撫獎」以緩衝局面。

其實,戰區司令也非閒著沒事。雖然戰事難得一見,但是聯合作訓卻是北京看重的日常科目。所以此前基本沒甚麼機會上演的多兵種聯合作訓,也必定會讓各戰區的頭頭腦腦們忙個不停。

此外,戰區司令還有外訪任務。最典型的是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應緬甸軍隊邀請,率代表團於2016年12月11日至14日訪緬。期間,他分別與緬甸國防軍副總司令梭溫等會面。

這是此輪軍改後,首次由戰區司令率團出訪。外界奇怪的是,與緬甸接壤的雲南實際屬於南部戰區,怎麼這次會由西部戰區司令「越俎代庖」呢?

無他,只因趙宗岐出身於軍部在雲南的14軍(服役近30年),其對緬甸的熟悉程度,要比時任南部戰區司令王教成勝出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