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政協、人大年會分別將在3月3日、5日召開,一如以往,中共當局再次開始嚴控各地訪民進京上訪,很多訪民擔心被抓後被送精神病醫院,不敢去北京上訪。各地訪民近期因受到各級政府的嚴控而不敢發聲,訪民微信群也一片靜默。

無錫訪民丁紅芬2月21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們微信圈裏面,現在發聲音的人很少,被打壓得太厲害了。這些人被打壓得很恐懼了,能夠在微信群發聲的很少了,就我們幾個老面孔在發聲。即使原來敢發聲的,都不發聲了。像丁靈傑為我們發聲的都鎮壓到牢房裏去了。微信群裏現在都沒有消息了。」

署名「中國大陸低端人口白松水」的網民發消息稱,大年初四,訪民孫雲月遭江蘇崑山政府人員關押已15天。孫雲月被軟禁在柏高酒店6天後,徹底與外界失去了聯繫。

孫雲月曾經發出求救信息說,地方政府要將其關押到中共兩會結束。據孫雲月發出的信息顯示,1月26日她在崑山南站排隊退票時,被其轄區的朝陽社區書記金芳等七八個人劫持到崑山市環城北路35號的柏高酒店8323號房間。每天至少有10人看守。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多次致電孫雲月及當地兩名社區負責人,前者關機,後者無人接聽。

報道說,湖北黃石失業工人維權代表吳家文說,他長期受到當局監控,尤其去年到美國大使館參加活動後,更是受到嚴密控制。

他說:「現在訪民基本上被當作恐怖份子,特別像我這樣到過美國大使館的,一步都不能離開自己的家,現在一直被監禁在家裏面。還有幾個攝像頭在我家門口,還有旁邊一房間也被公安局維穩人員租用。他們是暴力拘禁。」

報道說,中共公安擔心訪民上訪維權,出盡了各種招數。遼寧錦州訪民陶素榮對記者說,公安要她到派出所打雜工,「公安局現在不讓我走。我說我看病去,他(派出所所長)都不讓我去,準備等他們上班以後,開車送我去。他們安排我在派出所給他們打工。我說不幹,他們說要跟他們簽一個協議,我現在簽了。今天我說要走,他們不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