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兩星期前的環球股市大調整總算有相對的收復失地,但投資者信心還未平復。一些時候,不投資是最佳投資。評級機構標普500有約25%的成份來自科技股,不要輕視潛在波幅。摩根士丹利的跨資產類別策劃師Andrew Sheets日前指出,早前的調整只是「頭盤」不是「主菜」,即是說,增加是嚇人的。大行及對沖基金可以不斷唱淡或唱好,但在絕對回報世界,操作者必須明白,自行決定的操作權就在自己手上,每日大市的成交量、資產類別的波幅與否,在即日的交易天可以左右資金曲線。

剛過去的星期三,美國聯儲局的議息會議紀錄顯示,官員對經濟前景、通脹上升和有必要繼續加息的信心都有所增強。即時的「消化」,就是道瓊斯指數由上升200多點反跌超過150點收市,股市行情絕對反覆。聯想起千禧年前,筆者在多倫多從事投資對沖工作的時候,近千倍PE的股票最終爆破。當時看過一些科網股基金一年內跌了70%以後無以為繼,最終在2001年尾再和同一公司的科技股基金合併也於事無補。太多人贖回,還要死守15年並非容易事。2000年4月,納斯達克指數5100點下滑;當時的EBAY拍賣公司真的很多人追捧,Yahoo! 同樣是「驚人」市盈率的公司,現在兩間公司市值分別是320億及400億美元,兩間公司輝煌時代已過,從投資角度來說真的沒有buy and hold可言。

投資以外,當然關注香港的大小事。黃台仰及梁天琦是本土民的前召集人及發言人。現在黃棄保潛逃,梁則進入聆訊期。梁天琦在抗爭路上曾走在最前線及得到一撮港人認同,他差點兒也成為了立法會議員。坦白說,不同政治組織的「光譜」絕對流動,並非死硬。筆者認為,很多時激進的行為是逼出來。「中共因素」入侵香港,後生一輩看不過眼,機會有限。八九六四後,筆者參加的第一次大集會,是反對廿三條的七一大遊行,其後在長江中心「起壇」的紮鐵工人罷工潮,2013開始起動的「愛與和平 佔領中環」運動,以及後期的雨傘運動,大部份香港人依然歷歷在目。「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這句口號,可能也要快劃上句號。友人說,現在說「自治」政治不正確,很快可能變了「黨人治港 、高度管治」的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