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月中梵建交的議題重新炒熱,因為中國政府與梵蒂岡將於數月內簽訂委任主教框架協議,而這一直是雙邊關係中最棘手的問題。天主教會傳統掌握主教的委任權,中國政府堅持要委任它能信任的人選。目前的解決辦法是中國當局推薦人選,天主教會行使名義上的委任權。

天主教會的讓步,無疑是想較為順利地在中國傳教。國內天主教徒估計有一千二百萬人左右,與基督教的龐大信眾相比,的確是大為遜色。大概天主教會有信心最終能壓倒中共政權和愛國教會的影響力,暫時甘願當籠中的小鳥,只寄望籠子會越來越大。

與台灣的外交關係一直不為梵蒂岡所重視,因為台灣有充份的宗教自由,天主教會在台灣不會受到影響。中共是「無神論」的政權,對與梵蒂岡建交有顧慮,對天主教會的影響力有忌諱,黨內左派仍持反對立場。不過領導層目前較重視打擊台灣,亦認為與梵蒂岡建交對開展與拉丁美洲國家的關係有利。

天主教會在中國的地下教會難以接受愛國教會的領導,不少堅持數十年吃過不少苦頭的神職人員有被出賣的感覺。天主教會相當威權主義,其教義認為教宗不可能犯錯;梵蒂岡的立場自然是神職人員要顧全大局,犧牲小我。

有二千年歷史的天主教會有與當權者打交道的豐富經驗,與中國建交教廷取得合法地位對教會開展工作有一定的幫助。但地下教會在最困難的時刻以堅毅的精神堅持過去,形成崇高的感召力量,這是教會寶貴的財產,是與威權主義政府從事非暴力抗爭的重要力量。

中共作為威權主義的政權,不斷妥協以保證其穩定及對權力的壟斷,與美國修好是一個重要例子,接受資本主義是另一個重要例子。它對地下教會的打擊近年是變本加厲,與中國建交並不能有效地保護天主教會的權益,不見得建交後天主教會有更大的傳教自由。

天主教會屹立二千年,其基礎在其道德感召力量,包括它的神職人員和教徒的犧牲精神。一旦作出妥協,道德感召力量不易恢復,犧牲精神堅持更形成困難。

天主教會在中國的吸引力,主要在生活艱苦的農民階層和精神感到空虛的知識份子群。而不妥協的教會方能維持它的感召。當中共政權感受不到教會對它的威脅時,這個教會的道德勇氣也有限了。

「佔領運動」時一些外國記者觀察到香港不少民運活躍分子是天主教徒。作者回應他們的疑問,說明天主教徒認為永生比現世更重要,了解到現世是受苦和接受考驗的階段。深信國內的天主教徒也擁有這樣的信念,因此難以明白梵蒂岡妥協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