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國家馬爾代夫局勢動盪之際,中印持續在印度洋角力。中共再次派遠海訓練編隊進入印度洋,致使中共在該地區部署的海軍力量,達到前所未有的峰值。

據陸媒報道,中共南部戰區的海軍遠海訓練編隊艦艇,包括長沙號導彈驅逐艦、井岡山號兩棲船塢登陸艦、衡陽號導彈護衛艦、駱馬湖號綜合補給艦等,2月14日在印度洋某海域進行補給演練。

同時,另一支結束亞丁灣巡航、前往北非後折向幾內亞灣水域的中共「海軍第27批護航編隊」,2月16日已進入印度洋。

此外,以吉布提為基地的第28批護航編隊亦在印度洋活動。

《香港經濟日報》2月21日報道,目前,中共三支艦隊總共包括3艘驅逐艦、4艘護衛艦、1艘登陸艦、3艘補給艦,合計11艘艦艇聚集印度洋,規模已達印度海軍同型艦艇三分之一的數量、一半左右的噸位。中共在該地區部署的軍力,達到前所未有的峰值。

報道說,觀察人士指出,中共軍方今次部署,使得中共在印度洋上扮演了一種極為特別的角色,原因是這一兵力,負責馬爾代夫「撤僑」早就綽綽有餘,中方部署重兵顯然有更重要的政治考量。

馬爾代夫近月局勢持續緊張,總統亞明(Abdulla Yameen)2月初宣佈執行緊急狀態令15日。緊急狀態令期間,當局拘捕了多名法官、政界重要人士,包括首席法官和亞明的兄長、前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等人,以阻止他們企圖推翻政權。

馬爾代夫自1965年脫離英國獨立以來,便與鄰國印度建立了密切關係,甚至在外交政策上主打「印度優先」。但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人已經是馬爾代夫最重要的旅遊客源,中馬關係日益密切。

報道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馬爾代夫總統逮捕首席大法官等人,2月5日再宣佈全國實行為期15天的緊急狀態,而這場風波已經不僅僅是馬爾代夫內部的朝野對立,更涉及該國今後是否維持傳統「以印度」為主,或是在經濟的誘因下轉向中共,未來勢必讓中、印在印度洋的戰略競爭愈演愈烈。

不過,隨著中共在印度洋不斷增加軍力,不只是引起印度的警覺,同時引起美國、日本等國家的注意。

去年7月10日,美、日、印三國舉行的「馬拉巴爾」(Malabar)海上聯合訓練在印度拉開帷幕。外界廣泛認為,這是三國抵制中共在印度洋擴張的一致反應。

同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1月訪問亞洲五國前夕,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在記者會上講述特朗普的亞洲行時,說推動「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區」是特朗普總統這次亞洲行的三大目標之一(另外兩個目標是壓制朝鮮和促成貿易)。麥克馬斯特還說,特朗普總統就任以來,與「印太」領導人通過43次電話。

另外,被指是中共少有的所謂國際社會的「盟友」的俄羅斯,與印度的關係更密切,俄羅斯對印出口的先進武器裝備,很多是對中方禁止出口的。

就在近日,俄羅斯前高官巴格達薩羅夫對俄媒說,中共在經濟擴張後,正在推動對外軍事擴張,中共不是俄羅斯的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