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紛飛,節氣入小寒。朋友與我搭上開往遠方的慢車,要來趟一日小旅行……

環島鐵路網中唯一的一列慢車,是朋友偶然間在鐵道迷雜誌裏看到的,很少人知道這個資訊。自去年暑假就心動,計劃伺機搭乘,但是,礙於列車沒有空調,恐怕難耐炎熱而拖延至今。其實,乘風而行、灑脫飄逸,應該也很不錯!

往返島嶼東部一小段路程的慢車,是目前僅存的每日營運的藍皮火車,老舊的車廂、斑駁的油漆、昏黃的燈光,充滿著往日的氛圍。坐上這班古董級的列車,猶如進入時光之旅,恍若隔世。

火車穿越千巖萬壑之後,進入東海岸,映入眼簾的是無邊無際的海洋。車廂的一邊,波光粼粼;另一邊則是層巒疊嶂,景緻美得令人屏氣凝神!「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由此看來,就不難理解──為何寄情山水者,多高人雅士。

車速平緩,足以看清路過的每一站,這些陌生的地名,都處於荒煙蔓草間,杳無人跡。鐵路局特別安排其中一站,讓旅人下車舒展筋骨、取景拍照。曾經風光熱鬧之境,如今絢爛歸於平淡,在山邊水湄遺世獨立,更顯得超凡脫俗。

另外,這般的速度,讓我們真切地體驗到沿路的隧道又多又長,豈是在高速列車上所能領會?因為「快」,已讓我們的感官浮泛、散漫,無法氣定神閒地靜觀世事。而「篳路藍縷,以啟山林」,感懷前人的努力,才有今日的成果。

沒有高樓大廈、車水馬龍,舉目所見盡是山林、海洋、聚落以及莊稼,伴隨著冬月的風和歲暮的雨。開往遠方的慢車,帶我們從紛亂、擁塞、嘈雜中出走,前往那簡單、開闊、寧靜之處。

歸程中,兩人都深深感到:往往限制夢想的,不是外在的風風雨雨;而是內在的起心動念。很高興,這一次我們沒有遲疑,毅然決然的踏上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