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一直以為,既然手握重權的中共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並無任期限制,而單獨的國家主席又是一個虛銜,習近平在任滿兩屆後,把國家主席拱手讓出並無不可,這樣就不必大費周章修憲破除對國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但近日發現,此想差矣。

我們回頭看發生在17年前的一起外交事件。

1992年12月17日上午,時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夫婦一行飛抵北京。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楊尚昆在人民大會堂主持了歡迎儀式,並同葉利欽進行了會晤。第二天,時任中共總理李鵬和葉利欽舉行了會談。中午,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釣魚台會見並宴請了葉利欽。

並非名義「一哥」的楊尚昆,因其「國家元首」的身份,搶了江澤民的風頭,成為了陪同葉利欽檢閱三軍儀仗隊之人。

其實,更大的問題還不在接訪,而在於外訪。

江澤民1989年6月踏著「六四」學生的鮮血,一步登頂成為中共總書記兼中央軍委主席,但當時的國家主席卻是楊尚昆。直到1993年3月楊尚昆卸任後,江才真正成為「國家元首」。

在上台之後的2年9個月中,江澤民只有三次外訪,依次是北韓、蘇聯、日本,其中兩個是共產國家。江能以中共總書記身份訪日,與當時特殊的中、日關係有關,屬於特例。

而據維基百科條目《習近平外事訪問列表》的統計,習近平在2013年3月「當選」國家主席後才首次出訪,7個月內共到訪14個國家(其中俄羅斯2次)。前3個國家依次是俄羅斯、坦桑尼亞、南非,14個國家中,沒有一個共產國家,美國排在訪問序列的第八位。

為何習的出訪頻次會遠遠超過江呢?

原因在於,中共「一哥」除了對「共產兄弟」能以總書記身份出訪,對非共產國家,如果沒有特殊的原因,大多數情況下,只能以國家主席身份出訪。以筆者有限的認知,鄧、江、胡、習四代,以軍委主席為主打身份出訪的還沒有一例。

對其他中共高層而言,人大、國務院、省市長的職銜都是「合規身份」,接訪國都可以根據政治對等原則給予來訪者相應級別的待遇。政協身份也能湊合。唯獨單純的中共黨內職務,因在非共產國家難以找到對應級別的待遇「保存面子」,如果沒有台底下的花錢買待遇或變通手法(如改頭換面以某某特使的身份),外訪往往難以成行。

這也是登上個人權力頂峰的王岐山,在其中紀委書記的5年任期內,外訪次數反而陡降為零的原因。

在這個意義上,國家主席的頭銜就不僅僅是一個虛銜而已,而是涉及到習近平在第三個任期能否順利邁出國門的攸關問題。如此一來,習近平費大力氣修憲,除了寫進「習思想」和監察委的條款外,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就將是一個非常大概率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