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人生是塊畫布,由初始的潔白無瑕,到懂事起,開始提起了畫筆,慢慢的、逐漸的,調出了屬於自己的特殊色調,塗上自己認為悅目的色彩:或燦爛奪目或清新可人;或瑰麗奇絕或鮮艷七彩……隨著時光的流逝,世故的堆疊,遍嘗人情冷暖,苦捱世道艱辛,到老了,可能只餘恬淡的藍灰與刻意的留白吧。

雖然人生是多彩多姿的,可有些色彩卻是別人無意中的揮灑,為你畫布上增添不少絢麗的花朵。

民國四、五十年代的台灣小學,每年固定舉辦秋季運動會和春季遊藝會。記得小三時,我曾跑龍套演了一齣話劇裏的一個小角色。為了避免耽誤演出,指導老師總是要求所有演員,在公演期間得提早到校集合。校門口闢出了幾間教室,臨時拉上電線,弄了個六十燭光的燈泡照亮,大夥兒窩在那兒,等待著演出時刻的到來。

三、四月的春末,時有寒流來襲,夜晚氣溫頗低,為了紓解寒冷又百無聊賴的時光,一連兩夜,指導演出的黃乾來老師就給我們講「西遊記」。這是我生平頭一遭接觸中國古代的神話故事,儘管由長輩口中或歌仔戲、布袋戲裏知曉些忠孝節義的事蹟,但是這麼系統的聽,對我的啟發可很大哩!黃老師生動的肢體動作、繪聲繪影地描述,把我們聽得目眩神馳,巴不得時間就此停駐!那時我才懂得和尚穿的衣服叫「袈裟」,才知道除了天上的雲朵之外,還有觔斗雲……然後開始幻想自己也具備了「火眼金睛」能明察秋毫;也有一根「金箍棒」伸縮自如……。最重要的是明白了世界上還真有神哪!而且還知道神都擁有廣大的神通和無邊的法力,這不僅讓我羨慕起神仙來,更開啟了我對中國古典文學名著的瘋狂閱讀與探索興趣。

黃老師對我往後的影響可是深遠的,但在他來說肯定渾然不覺,只為了打發時間嘛!他絕對想像不到他那人生調色盤中,不經意甩出的一滴色彩,會在我的世間旅途裏,塗抹出一道瑰麗的顏色。也許是老天有意的安排,讓他以這樣的方式,使我受惠無窮吧!

如今這塊污損不堪的畫布上,開始塗上蒼茫的暮色,但在一片蕭索的深灰裏,卻有幾筆濃烈的橙紅,溫暖著我的心胸,擁抱著我的孤寂,那是手足間的關懷,摯交中的滋潤……

當我們好不容易走過了低谷,度過了逆境,告辭了煩憂,揮別了苦惱時,最先浮上心版的念頭是:我遇到我生命中的貴人了!沒有他的扶持與幫助,沒有她的慰藉與安撫,就沒有今日全新的我。

貴人,以身邊親人手足、知交好友居多。他們熟悉你的一切,知曉你的所為。所以能適時地給予開導與協助,會立刻送上關注與建議。陪著你走出低潮,攙著你邁出步伐……。他們所做的一切,如今讓我走出了至親遽逝的陰霾,重新調整身心面對未來。真誠感謝他們無微不至地關照:時不時的來通電話解你寂寞、噓寒問暖;不期而至的親自到家包個餛飩讓你嚐嚐;上氣不接下氣地爬上五樓,送兩個親手包的粽子,叫你別忘了過端午……這點點滴滴的隆情高誼,常讓我感嘆今生不知何以為報?如果有來生的話,但願老天仍會將我們安排在一起……

歷史的長卷是「史記」,而時光的羽翼有「日記」,此際回首前塵往事,審視俗世歷練,總得替自己留下些許「印記」吧?因此有了創作這個專欄的動力。如今將自己大半的人生旅途中,些些許許的感動與樁樁件件的受惠,如實紀錄,我把它命名為「塵俗印記」,那都是我心中真實的觸撫與善性的提升。

但願往後的日子,心境一如清淺的小溪,澄澈見底,卵石水草歷歷可數;生活一如老僧入定,心湖不波,沉潛澹定,默默無語;文思一如天邊白雲,舒卷自在,如意灑脫,頻頻閃現,在所餘不多的時光中,把生命的樂章唱響,將沿途的斑爛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