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1日,大陸多家媒體轉載了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解讀「《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與共產黨人信念間關係」的文章,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也刊發了《光明日報》的「170年後的今天如何認識《共產黨宣言》」一文,央視等亦發表了類似的文章。這無疑是在配合中共十九大以來高層所定下來的堅持馬列毛鄧思想,「堅定不移」地走社會主義邪路所進行的又一波宣傳,而170年前的這一天,正是《宣言》發表的日子。

不過,不知上述文章的作者乃至中共高官們,是否清楚,他們視為圭臬的宣言,卻早已被其作者之一、也是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視為「污穢之書」。而這本污穢之書卻被列寧奉為經典,被毛澤東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被所有信奉共產黨的國家高高捧起,更為當今中共高層緊握不放。這是怎樣莫大的諷刺?

據Von Richard Wurmbrand撰寫的《馬克思與撒旦》一書,馬克思稱《宣言》等作品是「屎」,是「污穢之書」。馬克思的目地就是將這穢物蓄意的提供給其讀者,引領他們走向毀滅之路。

為甚麼這樣說呢?中共一直以來都熟悉的《宣言》中的首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其實已經給出了答案。

事實上,這個幽靈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只是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去實現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根據國外學者的研究,馬克思早在上大學時便加入了撒旦教會,成為魔鬼教的一員。西方宗教認為,撒旦是墮落的天使,因此變成了魔鬼,故對上帝充滿仇恨與妒嫉。而撒旦教會正是宣揚對上帝和對人類的仇恨(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身為撒旦教會成員的馬克思曾在詩中透露:「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曾經一度是馬克思最親密的朋友、同為撒旦信徒的巴古寧曾寫道:「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

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馬克思創立了其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以「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還在《宣言》中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直接點出。這也就難怪其稱自己所寫的為「污穢之書」。

不僅如此,馬克思對於人類也是極為鄙視的,甚至對身邊的人也沒有愛。他與妻子燕妮的關係十分糟糕,而且從不盡養家的義務;三個孩子因為缺少營養而死,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他與女僕暗通款曲,還有了一個私生子。

此外,馬克思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一方面,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他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痴」,甚至擁護北美的奴隸制。

資料顯示,馬克思終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響,甚至在病重時,還採用撒旦教的儀式祈禱。而另外幾個共產黨的導師恩格斯、列寧、史太林、毛澤東都緊跟馬克思的步伐,仇恨人類,禍害世人。

也就是說,作為魔鬼代言人的馬克思和其追隨者的終極目地就是毀滅人類和世界,以世界的震盪、劇痛、動亂為基礎,建起他的王座。他們從來沒有幻想要為人類、無產階級或社會主義服務。他們要做的是「我們發起戰爭,針對宗教、國家、家鄉、愛國心的所有主流觀念。」

而且,或許中共高層和御用學者不知道的或者刻意隱瞞的是,最早出現工業革命的英國工人對《宣言》並不感興趣,馬恩在《宣言》中對英國工人革命的預言是以失敗告終的,其對經濟的理解與分析也是相當片面的。那些賦予煽動性、迷惑性的詞藻除了將這個世界帶入你死我活的鬥爭外,似乎別無它用了。

可嘆的是,這樣的馬克思,這樣的《共產黨宣言》,這樣的污穢理論,卻曾被蘇聯、波蘭、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東德、現存的古巴、北韓、越南、外蒙古、中國等國家奉為拯救自身的寶書。

在蘇東劇變,眾多共產黨國家拋棄馬列污穢理論,並相繼走上民主道路後,中共仍捧著這臭不可聞的東西不放,尤其是成為當今世界惟一高調稱讚《宣言》的現政權,並繼續以此欺騙、愚弄老百姓,讓眾多失去靈魂的中國人迄今仍不醒悟,其目地自然是以為可以藉此穩固自己的政權,其內心的脆弱由此可見。只是死去一百多年的馬恩是斷然拯救不了中共的,中共的結局早已註定,而上蒼唯願更多的善良民眾不為中共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