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過去的中國新年,送雞迎狗,是我們第一個在曼城過的中國新年。這裏華人不算多,而且住得比較分散,因此氣氛不算熱烈,不像溫哥華、悉尼等華人聚居人數眾多的城市,市中心滿佈慶賀中國新年的裝飾。但這裏的外國人,似乎都認識中國過年的習俗,都會說 「Oh, yes, it is Chinese New Year today! Kung Hei Fat Choy! 」

不過,曼城也舉行了一些中國新年慶祝活動。我們一家人在星期天到市中心午膳,之後信步走到唐人街,希望感受一下中國新年的歡樂氣氛,只見唐人街擺設了不少攤檔,售賣各種賀年掛飾,街頭小吃、玩具等。不同種族的人們都來湊熱鬧,區內擠得水洩不通,人們有的喫著熱狗、炒麵,有的拿著氣球,小孩騎著父親的肩膀上,盡情欣賞歌唱、舞獅,甚至放鞭炮等,大家言笑晏晏,構成了一幅歡欣的圖畫。

英國的天氣轉變得很快,寒冬似乎已經悄悄溜走,氣溫明顯回升,日照時間也延長多了。早上7時左右已開始天亮,下午6時多才天黑,人們的心情也開朗起來,之前被冷落的公園多了人來跑步、閑坐或野餐,大家都在迎接大地春回,細看黃葉被新綠取代,小松鼠重新在濕潤的泥土上躍動;花草從沉睡中乍醒,迎著陽光,蜜蜂和蝴蝶都飛來探望;造物有時,令人神醉。

在香港,很多人都喜歡購買水仙花作為賀年花卉。曼城的氣候及土壤原來十分適合水仙花生長,在公園、住宅的前院,以至路旁,隨處都可以看到她們的蹤影。這裏的水仙花和香港的水仙花形態有些分別,英國水仙的花朵有六塊橫向的花瓣,花蕊則好像一個小鈴鐺,整朵花都是鮮黃色,十分漂亮。在大學校園裏,甚至有野生的桃花,和香港的桃花非常相似,現在才知道原來非常中國化的年花,在曼城也不難找到。

我們雖然身在英國,對香港的情況仍是十分關心,經常留意香港新聞。中國新年前香港發生嚴重巴士意外,導致多人死傷,幾十個家庭在節日前痛失至親,令人悲痛。毫無疑問,這悲劇明顯存在多方面的人為因素。香港的營商環境近年不斷惡化,很多公司不擇手段地壓搾員工。日前我與一個身在香港的朋友通電話,她表示認識很多在職的年輕人,都只有上班時間,卻沒有下班時間。很多提供公共交通服務的機構,如九巴等,對司機的要求也很不合理,只給與他們二三十分鐘的時間用膳,也經常施加壓力,務求縮短車程,這些做法很容易造成意外。

另一則引起我注意的消息,是無線電視有關律政司及廉政公署已決定終止對梁振英收取UGL 5千萬酬金的調查。雖然政府之後予以否認,但此地無銀,政府的說法有人相信嗎?說實在的,如今政府又何需作出澄清?只要靜靜地讓事情無疾而終,香港人又能怎樣?

在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時,我仍在理工學院任教,也和同事在院校內舉行了悼念活動。當時一個參與了六四運動,成功逃到香港的年輕女士在儀式上念出了一首詩。最後的兩句是:苦難的中國,有明天。

香港的生活條件、政府和企業的誠信及管治質素不斷下滑。可能有一天港人只能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說一聲:苦難的香港,有明天。希望這一天永遠不會真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