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扣扣為母報仇連殺三人,卻在中國民間得到一片喝彩,被頌之為孝子和英雄,有網民專門為張做傳:【稗史記・新時代刺客列傳・張扣扣傳】。相關話題接連數日在網絡上熱爆。儘管當權者後期試圖通過「採訪」、「評論」引導輿論,但引發諸多質疑。

推特網友「我來自趙國2」發推說:張扣扣25年後手刃殺母仇人父子三人,展現了中共司法黑暗,大有越王復仇風格!讓人想起越王勾踐臥薪嘗膽的復仇故事!當今中國,被中共政治迫害的、強征血拆的、虐死的、冤枉的、凌辱的,忍氣吞聲的⋯⋯只要他們不認慫,何止是千千萬萬個越王和張扣扣?

也有大陸評論文章稱:「也許,張案背後到底還有沒有其它故事已經不重要了,也許民眾一直等待著張這樣的英雄出現,一個反體制的英雄⋯⋯」

而張扣扣這種「在公權力失效,無法討回公道的情況下自我解決」的例子在中共的統治下又何其少,每一個案件的背後讓人悲痛的同時又蕩氣回腸。

胡文海殺人案震驚社會

2001年10月26日晚,山西晉中市榆次區烏金山鎮大峪口村村民胡文海,因連續上訪狀告村官貪污未果,持槍連殺14人,傷3人。2002年1月25日,胡文海被執行槍決。

胡文海說,「他們當村支書和村主任時,三年揮霍貪污了至少五百萬。三個煤礦讓他們賣了兩個。我到鎮上告狀沒人管。他們就恨得我不行,就想整死我。」

胡文海在行凶前,曾經一度想走法律程序,但他的努力被一道道無形的屏障給擋住了,舉報無門,屢屢「碰灰」,於是選擇了一種最古老、最血腥的手段來了結一切恩怨、糾紛。

胡文海。(視像擷圖)
胡文海。(視像擷圖)

2001年12月25日,中共晉中市中級法院法庭,胡文海在最後陳述中說,「4年來,我和村民多次向有關部門檢舉反映都石沉大海,一些官老爺給盡了我們冷漠與白眼,我們到哪裏去說理呢?誰又為我們做主呢?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來維護老百姓的利益了!我不能讓這些蛀蟲們再欺壓人了⋯⋯實際上我每年的(炒股)收入都有四五萬,我完全可以不管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訴我不能這樣做,我不能對此置之度外。我知道我將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夠引起官老爺們的注意,能夠查辦了那些貪官污吏,我將死而無憾,否則我變成厲鬼也不放過他們⋯⋯」這段話引起了旁聽席上陣陣掌聲。

胡文海案殺人案原本非常殘酷,但在網上輿論卻是幾乎一面倒地力挺。

陝西漢中退伍軍人張扣扣為母復仇連殺三人案中。有陸媒稱,張兩年前曾在朋友圈轉發過殺人犯胡文海的文章,並寫「英雄,致敬」4個字,暗示早些年已經在為復仇做準備。

有民眾為胡文海作傳:晉胡氏文海傳志

胡文海者,昔晉陽人氏也。其地民風強悍,厚實淳樸,古亦多燕趙慷慨悲歌之士。文海人性豪爽,耿直素行,家亦康饒。少嘗游與齊魯,每以助人為樂,鄉人視之愚,而謔之「胡大人」。(略)

嗚呼,士可殺不可辱也!予觀文海之事,皆苛政暴官惡吏而生。昔武都頭快意鴛鴦樓,今胡文海義震晉陽城,然世殊時異,惜哉!

楊佳殺警案: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楊佳殺警案是一個時代中國民眾抗暴的標誌。2008年7月的一天,28歲的北京青年楊佳持刀殺死6名上海閘北公安分局警察,4個月後被執行死刑。

在決定殺警之前,楊佳曾經被閘北公安分局警察的毒打。他一級級投訴,但都沒有結果,最後選擇訴諸暴力來討個說法。

楊佳殺警後,在民間引起驚濤駭浪。網路一片讚譽之聲,人們稱其為楊大俠、好漢、刀客、英雄、武松、現代的荊軻等,頌揚詩詞、歌曲、畫作、視像廣為流傳。

楊佳一句「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共鳴。在法庭上,楊佳直言:「被這樣的警察管理著的國家,一個遵紀守法二十幾年的公民最後都會被判刑坐牢」。

對自己所為,楊佳平靜說出了「不後悔」三個字。楊佳襲警案二審開庭當天,一千多人聚集在上海市高等法院門前聲援楊佳,高呼「打倒共產黨」、「打倒法西斯」。

范華培:我死眾生

拆遷條件未談妥,遭遇當局斷水斷電逼迫強拆,使其生存權受到威脅之際,鄭州市惠濟區老鴉陳街道薛崗村村民范華培殺死兩人(官方稱3人),包括一名拆遷辦副主任。之後被趕來的特警射殺身亡。村民指,范華培生前在當地民眾中口碑很好,「講義氣」「愛幫助人」。

范華培死後,家族親屬在家中為他設了靈堂,旁邊寫著「一縷怨魂行去緩 十萬百姓沿路送」的輓聯,橫批「我死眾生」。當地數千村民前往事發地送花圈、捐款祭奠。數百名村民及陌生人為他捐款。

眾多民眾的悼念讓當地政府恐懼。之後當局派百餘特警封鎖現場,強拆靈堂,封鎖村莊,前來悼念的數千村民被驅散。

范華培家族親屬在家中為他設了靈堂。(網絡圖片)
范華培家族親屬在家中為他設了靈堂。(網絡圖片)

范華培家族親屬在家中為他設靈堂,數千村民趕來悼念。(網絡圖片)
范華培家族親屬在家中為他設靈堂,數千村民趕來悼念。(網絡圖片)

范華培死後,薛崗村長期被停水斷電的問題終於得以解決。

有人作詞:【范華培贊】

我死眾生,從容去,國民慟。回首處,家已還遠,高堂難奉。

一縷怨魂行去緩,十萬百姓沿路送。誰堪比,榮辱一肩擔,政府利為重。

華培血,百姓痛,惠濟裂,薛崗勇。憑英魂赤膽,阻匪狂縱。身後幾回燃戰火,碑前數度梅花冷。

江西老漢明經國鋤殺副鄉長

62歲明經國是江西贛州南康區十八塘鄉村民,2017年3月17日,在鄉人大主席卓宇帶人強拆他的祖屋時,明經國以鐮鏟反抗卓宇,造成卓宇送醫不治死亡。

隨後傳出明經國被抓的現場片段。片段顯示,一名衣衫襤褸,滿頭是血的老人被警察反綁著雙手,一名便衣問老人:「你是不是用鋤頭殺死了鄉長?」老人回答說:「他欺負我。」

明經國被抓的現場片段。(視像擷圖)
明經國被抓的現場片段。(視像擷圖)

明經國先是被以「故意傷害罪」刑拘,後來改以「故意殺人罪」批捕,在社會引起關注,網民同情明經國的遭遇,稱他為「好漢大伯」。

據當地村民透露,明經國抗拆殺鄉長後,官方怕村民們效仿,停止暴力強拆,而且採取免費為村民修補房屋、粉飾外牆,以換取村民同意拆除舊屋。

賈敬龍殺村官 法學專家聯名上書籲刀下留人

2015年2月,河北石家莊農村青年人賈敬龍因婚房遭當地官員下令強拆,未婚妻因此離他而去,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以射釘槍殺死一名村官。案後賈敬龍自首,被判處死刑。2016年被執行死刑。

賈敬龍殺村官,法學專家聯名上書籲刀下留人。(網絡圖片)
賈敬龍殺村官,法學專家聯名上書籲刀下留人。(網絡圖片)

該案引起了海內外輿論及中國司法界廣泛爭議,輿論普遍認為賈敬龍不應被判死刑。除了民間的呼籲,中國多位著名法學家,包括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江平、中國法學會法理學研究會顧問郭道暉、著名大律師張思之、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及賀衛方、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等十多人,曾向中共高法聯名公開信,要求立即停止執行死刑,但未能挽回賈敬龍一命。

此外,北京的活動人士李蔚在網上發佈請願書要求對賈敬龍予以特赦,其收到了大量來自高校學生、教授、保安以及其他人等的訊息。他在短短幾天內徵集到了1274個簽名,當局隨即封鎖了他的社交媒體帳戶。

夏俊峰被圍毆刀殺城管

2009年5月16日,瀋陽小販夏俊峰在被多名城管圍毆時,使用隨身攜帶的切腸刀將兩名城管人員刺死。法院拒絕採納六名目擊者的證詞,宣判夏俊峰死刑,在其死刑判決在高院等待覆核期間,社會各界,包括法界重量級人士,為他奔走呼籲刀下留人,但夏俊峰仍於2013年9月被執行死刑。

夏俊峰一家。(網絡圖片)
夏俊峰一家。(網絡圖片)

法院向他宣讀核准死刑通知時,夏俊峰拒絕在覆核書上簽字。他說,「我是正當防衛,我問心無愧!」他希望自己執行死刑之後,妻子繼續為自己申訴。

當夏俊峰被執行死刑的消息早上傳出後,群情激憤。截至當天下午4時,微博討論量超281萬條,百度網頁新聞達1.9萬篇,新浪微博熱門話題、時事熱詞都是榜上第一。而大陸媒體則接到上級禁令,要求對夏俊峰案的有關報道,一律依據法院發佈的信息刊播。

資深媒體人評論:城管暴力執法打死人,官員貪污腐敗無法紀,高官家屬為錢殺人滅口,公安局長合謀殺人、包庇凶手,哪個判死刑了?湖南城管秤鉈殺死瓜農,沒死罪;貪十幾億民脂民膏的劉志軍,死緩;蓄意毒殺英商海伍德的薄谷開來,死緩。劉志軍不用死,王立軍不用死,薄熙來不用死,薄谷開來不用死,正當防衛的小販夏俊峰就該死?

民眾對刀客的高聲讚譽反映了怎樣的社會現實。(網絡圖片)
民眾對刀客的高聲讚譽反映了怎樣的社會現實。(網絡圖片)

推特帳號李方評論稱:明經國、范華培、楊佳、賈敬龍、夏俊峰⋯⋯這一個個惡性殺人案的發生,背後真凶都是——中共政權的暴虐、不作為、胡作非為、殘酷冷血所致。他們不是英雄,也不是凶手,而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