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一次,森繁先生飾演棋士阪田三吉,有個重要場面是他獨自搖搖晃晃地從小坡走下來,嘴裏邊碎碎念抱怨妻子。通常,寫滿台詞的小抄,都是演員自己想辦法做出來的。比如發明家柳家金語樓,想出了一個獨特的作弊方式:令弟子拿著小抄捲軸,他在唸台詞捲軸就跟著捲下去。

總而言之,大家都是在自己的所在範圍內做小抄。但森繁先生不一樣,阪田三吉從坡上走下來,在斜坡一旁有好幾個NHK工作人員拿著寫了台詞的大字報排排站成一列,而且因為是斜坡,他們還得站在枱子上,大字報才能順利地形成高低落差。真是大費周章。

 我在一旁看著,心想:「要做到這種地步,不如乖乖地把台詞背下來不就好了。這麼重要的場面,還看小抄!」可是,播出之後,很多觀眾寫信到NHK表示:「森繁先生的台詞令我感動得哭了,真是打動人心。」這件事讓我深思,即使森繁先生全都靠小抄,還是能夠完美地演出阪田三吉的心情,感動觀眾。我就這樣越來越為森繁先生的台詞一事而著迷。

但是也有唸得很糟的時候。那次我也有演出,有個楠木正成、正行父子在櫻井驛站道別的場景,森繁先生飾演的楠木正成,對面坐著兒子正行。森繁先生的一身行頭很帥氣,體態魁偉,總之就是一副堂堂威嚴的模樣。面貌俊俏得足以印在鈔票上,不只是正成,由他來演上了年紀的政治家高橋是清、吉田茂也絕對是很適合的。

 只是他在扮演正成時,也像往常一樣,完全不記台詞全寫在大字報上,立在眼前的兒子後方。然而,他那時不知怎麼一回事,把台詞讀錯段了,完全在講不一樣的事。現場指導還得對嘴幫他配上正確的台詞。由於森繁先生這樣亂講台詞,搞得飾演兒子的演員很混亂,也得由現場指導幫他對嘴。由於森繁先生已經錯了一大段,兒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而越來越緊張時,森繁先生竟然把父親和兒子雙方的台詞一起唸出來,使得台詞和場面更加混亂,森繁先生的精湛演技也變得不三不四,看不懂到底在演甚麼。

在這緊急時刻,NHK攝影棚的地面上飛進許多張寫著「終」字樣的紙卡,工作人員撿起一張擺在攝影機前,戲就在結束在這裏。然後,畫面又換上「請稍待片刻」的字卡,就這樣持續到下一個節目開始。(待續)◇

——節錄自《不管多寂寞,我依然放送歡笑/原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