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日除了紀念美國兩位名垂青史的總統外,也給閒聊現在的總統找到個好機會。作為最年長以及最富有的人士當選美國第45任總統,特朗普總能吸引很多關注。

總統日最初是為紀念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設立,華盛頓的生日是2月22日,有將近100年的歷史。

直到1968年,美國國會通過一項《星期一節日法案》,把華盛頓紀念日挪到2月的第三個星期一。

1971年,在《星期一節日法案》生效的時候,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遜宣佈這一天為總統日,以紀念美國歷史上所有的總統。不過,美國國會並未對此授權。所以,這個節日的正式名稱還是「華盛頓誕辰紀念日」。

於是,2月的第三個星期一,美國有些州紀念美國歷史上所有的總統,也有一些州只紀念華盛頓總統。

但很多美國人心目中,總統日紀念的是華盛頓以及美國第16任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除了因為他們生日都在2月外,更重要的是這兩位總統在美國歷史上佔有的特殊地位。

華盛頓不戀總統寶座 為美國奠基

華盛頓作為美利堅合眾國的創始人之一、美國第一任總統和傑出的軍事家而備受美國人的尊敬。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華盛頓擔任大陸軍總司令,但在獨立戰爭勝利後,華盛頓解甲歸田。

建國初期,美國百廢待興,尤其是新生的民主政權如何生存下去,成為擺在美國人面前的嚴重問題。在美國各州代表一致推選華盛頓為美國總統後,已歸隱田園的華盛頓只好再次告別莊園,前往紐約赴任。

1789年4月30日,華盛頓宣誓就任美國第一任總統。在兩屆總統任期內,華盛頓為這個新生國家的奠基作出了巨大貢獻。1796年9月,華盛頓發表「告別詞」,拒絕擔任第三屆總統,他為後來的各位總統樹立了榜樣。

林肯解放黑奴 維護聯邦統一

林肯是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總統,因維護國家統一,廢除奴隸制而成為美國人民心目中的偉人。1860年,林肯當選美國第16任總統。

就任總統後,林肯面臨著國家分裂的巨大挑戰。就在林肯於1861年3月參加就職典禮的時候,南方七州已經發動叛亂,宣佈脫離聯邦。內戰初期,叛軍攻勢咄咄逼人。林肯決心維護聯邦統一,並成功扭轉了劣勢。

1863年1月1號,林肯宣佈了「解放奴隸宣言」,允許黑人加入聯邦軍隊,使美國的所有奴隸從法律上獲得了自由。

1864年11月,林肯再次當選總統。1865年4月9號,叛軍投降,美國內戰終於結束,這不僅標誌著奴隸制在美國的滅亡,也預示著美國經濟的快速發展。

林肯不僅在美國人民心目中享有崇高地位,而且受到其他國家人民的尊敬。中國國父孫中山曾說,他的三民主義就是來自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思想。

現任總統特朗普 最年長當選的總統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可能當選美國總統。美國《憲法》規定年滿35歲,在美國生活14年以上,且「美國出生的公民」才可參選美國總統。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第45任總統,是美國最年長當選的總統(年滿70歲),比列根(Ronald Reagan)當選總統時還年長一歲。同時,他也接替甘迺迪(John Kennedy),成為最富有的人士當選總統。

在2018年的總統日,與讀者分享特朗普說過的、被引用率頗高的十句經典。

「夢想再大也不嫌大,挑戰再難也不說難。我們想要的未來靠我們去實現。」

「是時候銘記古老的智慧,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士兵:無論我們的膚色是黑色、棕色或白色,我們都流淌著愛國者的血脈,我們都享有同樣的榮耀與自由,我們都向同樣偉大的美國國旗致敬。」

「當你對愛國敞開心扉時,就沒有心生偏見的空隙。《聖經》告訴我們:『上帝的子民和平共聚居,是何等美妙的事情。』」

「每一項關於貿易、稅收、移民和外交事務的決定,都是為了讓美國工人和美國家庭受益。我們必須保護我們國家免受其它國家的蹂躪,這些國家製造我們的產品、竊取我們的公司、破壞我們的工作機會。」「執行保護措施會帶來巨大的繁榮和力量。」

「所以對所有的美國人來說,不管是或遠或近、或大或小的每座城市,從山這邊到山那邊,從海這邊到海那邊,都會聽到這樣的話:你永遠不會再被忽視。你的聲音、你的希望和你的夢想將定義我們美國的命運。你的勇氣、善良和愛心將永遠引導我們前進。」

「有時你需要衝突才能想出解決方案,通常軟弱會讓你無法做出正確的解決方案,所以我敢闖,但我也會把事情做好,最後讓每個人都喜歡我。」

「讓我們在一起,我們將使美國再次強大。我們將再次富裕起來,我們將再次使美國感到自豪。我們將再次使美國變得安全。是的,讓我們在一起,將再次使美國變得更強大。謝謝你,上帝保佑你,天佑美國。」

「當美國團結在一起,美國將完全勢不可擋。」

「我父親給予我最重要的(東西)是,很好的引導和一個聰明的大腦。坦率地說,我的叔父是麻省理工的頂尖人物,在麻省理工學院上學、畢業,是麻省理工學院的老師、教授、偉大的工程師,我的意思是我有很好的基因。」

特朗普認為阻止穆斯林來美是防止在美境內發生類似巴黎襲擊事件的常識性辦法。他曾說,「我們不想再遭遇一個世貿中心(悲劇)」。「我們需要(洞悉)這個國家的情報,我們需要保持一定的韌性,否則我們會像其它地方一樣的下場,我們不能讓這個國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