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晚,平昌冬奧會開幕式舉行,許多中華文化元素出現在表演節目中:五行、大鐘、渾天儀、日晷,還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獸。見此情景,一些大陸網友坐不住了,驚呼:「四大神獸都是南韓的了!」也有人說:「南韓人這麼尊崇中華文化,不是應該值得我們學習、深思嗎?」

作為中國人,看到南韓舞台上的這些文化象徵,震動之餘,最應反思的,其實未必是「誰佔先」、「是誰的」這類問題。

四大神獸——左青龍,右白虎,前朱雀,後玄武,源於中國的上古星宿崇拜,交織了五行方位、古代天文學、季節轉換、時辰吉凶等內容,包含深邃的信息。陰陽五行學說,是深奧複雜、包羅萬象的宇宙系統論,對應四時交替、人之五臟、樂之五音等多方面因素,玄妙圓融。

當手執太極鼓的南韓演員組合成太極圖時,我們不妨自問:現當代的中國,有無在社會實踐中繼承先賢留下的陰陽之道?由此聯想,在2008年京奧會上,眾多演員組成了一個「和」字。然而,可嘆的是,和平、和睦、諧和、祥和等美好內涵,在大陸人民的生活裏,不見真實的體現。

南韓文化源自中華

由於地處漢文化圈,南韓在歷史上吸納了許多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南韓政府所大力保護及弘揚的民間文化當中,自然有許多部份源於神州。例如,儒教道德思想在南韓深入人心。一千多年來,南韓把孔子尊為「大成至聖文宣王」、「萬世師表」,每年在春、秋兩季舉行盛大的「釋奠大祭」。南韓政府自1960年以來,正式把儒教的道德倫理列入大、中、小學的科目。

2005年,南韓的「江陵端午祭」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每年端午節之際,來自南韓和世界各地的觀光者達百萬人之多,共同參與慶祝端午的系列盛事。

據報道,在2004年,聽聞南韓準備向聯合國申報「端午節」為本國文化遺產時,時任中共文化部副部長曾說:「如果國外申報成功,我們還有何顏面去見列祖列宗?」

令中國人無顏見祖宗的,難道只是外國的一項文化申遺活動?

中國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專家委員會委員、遼寧某大學教授冰庵(化名)曾撰文指出,中國的民俗節日文化遺產一直受到損害,或被人為淡化、或被扭曲變形,端午節、清明節、中秋節、重陽節等傳統佳節,一直未列入國家法定節日加以保護。而早在1967年,南韓已將江陵市的端午節慶典列為「第十三號國家重要文化遺產」。

1967年,在中國發生了甚麼?一場傳統文化的浩劫!文革「破四舊」,砸爛、毀壞了無數的珍貴遺蹟和文物,知識精英也慘遭迫害。僅舉兩例:在山東曲阜,孔子的墳墓被剷平、挖掘,「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廟中的泥胎塑像被搗毀,孔子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

在河南南陽,醫聖張仲景的塑像被搗毀,墓亭、石碑被砸爛,「張仲景紀念館」的展覽品也被洗劫一空。

2015年,南韓將儒學典籍申報成「世界記憶」,目前又準備為儒家書院「申遺」。對此,有些中國人感到不滿,也有專家和網友認為,南韓申遺可以促進中國對傳統文化的珍惜。

一位大陸網友寫道:「南韓人一直在鞭策我們,我們歷史上有些傳統文化不能丟,你一丟,南韓人就說是他的。給南韓人點個讚,也提醒國人勿忘本。」

一個感人故事

說起南韓與中國文化的淵源,有一個感人的故事。鄭秀華是南韓公認的最高漆匠,從事傳統漆器和螺鈿漆器工藝的創作。他曾向媒體介紹說,螺鈿漆器工藝本源自中國,但是文革後在大陸失傳。而南韓政府將這種技術保護並承傳下來。鄭秀華在大學當教授時,曾把相關知識傳授給3名中國留學生。

目前中國的漆匠還未能完全掌握這種技術。鄭秀華有意為促進漆文化在中國的發展繼續盡力。

鄭秀華曾歷時一年,創作了一幅大型螺鈿漆器作品「萬里長城」,長城的每一塊「磚」都以純金鑲嵌。他說:「我的名字是秀華,我的作品也要描繪出一個秀麗的中華。」

南韓向世界展示的文化窗口內,是原汁原味的傳統,是一個民族對古老文化的敬重與珍惜。反觀中國大陸,近七十年來,學校教材裏充斥著馬列毛學說和虛假的「革命」故事。

今天,真誠地復興中華文化的努力仍被當局打壓。在宣揚無神論的黨統領一切的前提下,人們不可能真正地領會與繼承五千年傳統文化的博大與精深。

輝煌的華夏文明,乃是得天獨厚的賜予。若是從精神上背離了祖先的教誨與聖者的開示,那麼擁有世間的認證又有何意義?一次次「出口轉內銷」的尷尬,敦促我們,必須正視歷史,尋找自己的根。平昌冬奧會的表演,也許又是「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