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金正恩胞妹金與正因平昌冬奧而訪韓三天。日前有日本心理學家分析了期間金與正的肌體語言,包括與南韓總統文在寅會談時的情形,認為其顯露的「微笑」是裝出來的,其實內心充滿了緊張和壓力。

據日本產經新聞旗下的zakzak網站2月16日報道,日本心理學者佐藤綾子博士從金與正兩夜三天外交日程中的行為,分析了其心理狀態。金與正參加了冬奧會開幕式、南北首腦級會談、三池淵管弦樂團公演等。期間,面對文在寅時金與正多顯露微笑,有時卻抬高下巴、俯視他人。

佐藤分析,金與正笑的時候,用右手撫摸左手大拇指,或者多次把並沒有下垂的頭髮往上理,這是心裏不安的表現,其內心充滿了緊張和壓力。

佐藤說,金與正與文在寅會談的時候,把她胳膊的肘部放在椅子的扶手上,這是根本不在乎文在寅的表現。對文在寅的笑是裝出來的,就像木偶一樣。還有,她在開幕式與文握手時,位於階梯下一段的文在寅主動伸出手來,而金與正卻不彎膝,這可以說是對文一點也不尊重。

另一方面,佐藤說,金與正老是有抬高下巴、俯視他人的眼神,是平常地位高的表現,可能是其在北韓國內居高位。

佐藤認為,金與正應該是帶有金正恩下達的對文在寅懷柔的命令而來,所以總是在其面前顯露笑臉。不過,因其外交經驗尚淺,暴露出了許多心理學上容易被看破的行為。

金與正被視為金正恩最親密的助手之一,本次訪韓更是以金正恩特使的身份出現,並帶來了邀請文在寅訪朝的金正恩親筆書信。去年10月,金與正擔任北韓候補政治局委員,進入最高權力層,目前擔任朝鮮勞動黨宣傳部副部長、勞動黨第一副部長。

金與正回去後,北韓再推外交攻勢。金正恩12日宣稱,北韓人民希望「民族和解」,要求進一步「營造南北韓和解對話的氛圍」。

外界輿論多認為,不同尋常的向南韓示好,是北韓施放的「離間計」。金正恩試圖藉冬奧外交,突破內外交困,延續其獨裁政統治。

時政評論員馬傑森近日向新唐人表示,北韓事實上對南韓做過很多可怕的事,所謂民族感情只是該獨裁政權統戰的一面旗幟。如1988年它為了制止南韓奧運會,87年直接把南韓一架民航炸掉,炸死100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