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新年伊始,流亡美國91歲高齡的高耀潔醫生發文譴責導致河南愛滋病肆虐的首惡——前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陳奎元、徐光春及前河南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

2月16日,據參與網一篇題為《高耀潔:誰是河南艾滋病肆虐的首惡》披露,河南發生愛滋病20多年,迄今無人負責,而這場愛滋病的起源於1992年初鄧小平南巡,大陸掀起經濟發展熱潮之時,河南省當時新上任的衛生廳長劉全喜在河南省大力推行了「世界獨一無二的『血漿液經濟』」,當時河南省省委書記是李長春,而且他在這個正書記的位子一呆就是六年。

高耀潔指出,「因這項工作投資小、見錢快,血站遍布全省,許多地方連婦幼保健院、工會、婦聯、人大、政協、部隊、文藝團體都要摻和」,一時間民間血站風起雲湧,許多官員,尤其是衛生系統首長們,「有得天獨厚資源在手,自己、家人辦的血站那是風生水起,財源滾滾而來」。

1995~1996年代中期,當無辜賣血貧民的過渡潛伏期過後,愛滋病病情發作、死亡、感染漫延。「這幫災難的製造者,不是動作起來,制止這災難肆虐,而是千方百計掩飾,對泄漏出來的信息極力封鎖,打壓揭秘者,打擊、開除周口王淑平等工作人員,甚至對披露消息的有關人員專家甚至抓捕判刑。」

高耀潔說:「黨是決策首腦,政府是執行機構。」「這已經超出了河南省衛生廳所能掌控的局面,首要的是河南省的首腦,國家一些威權,宣傳部門的首腦,他們沆瀣一氣,上下互動,動用了國家所有資源——衛生、防疫、公安、宣傳、教育、外交、國安等等,極力封殺。具體指揮協調是一個維穩權力機構,黨直接掌控的部門。」

「愛滋病魔在這片多災多難的大地上,進入一個沒有任何障礙的通道,在人為的製造了這麼一個個體與個體,通過血與血的連接,構成的一個無法測算的互相連接的巨大群體,橫衝直撞肆虐起來。如核彈引爆時的鏈式反應極速播散開來,造成了中原人民歷史上人為的生物學災難。」「也可能是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人為的生物學災難!」

高耀潔表示,河南省整個愛滋病開始、蔓延及被封殺,「整個事件的進展脈絡表明,劉全喜,李長春是首惡,河南愛滋病疫情發生,蔓延就在他們主政期間。」

文章說,1998年,李長春調任廣東省委書記,馬忠臣接任河南省書記。當年世界金融經濟危機波及國內,河南三星公司資金鍊斷裂,非法集資問題暴露,李長春夫婦與之關聯的貪腐問題也顯露。馬忠臣在處理這些問題時,觸及李長春在河南省許多問題。豈不知,因李長春早年出賣喬石,投靠江氏集團,並成為江氏集團核心份子,這個集團反手抓住馬忠臣一些問題,幾乎把馬搞死,馬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方免牢獄之苦。他在河南省委書記任上只幹了惶惶不安的兩年,就被調離,弄到京城就近安置。李長春夫婦也得以逃脫貪腐問題被揭示天下之危局,繼續在他作惡的路上狂奔。

而從1996年初就開始注意愛滋病患者的高耀潔醫生,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開始走訪愛滋村,自費印刷防愛滋病書籍及宣傳資料,到全國各地演講防愛滋病知識等。但是到2000年陳奎元做河南省書記時,高耀潔受到很嚴重的打壓,當然跟李長春掩蓋事實真相也有關係。「他和江氏、李長春淵源甚深,他在河南最賣力打壓高耀潔。」

高耀潔說:「已是政治局委員,又是江系核心成員的李長春他們為了掩蓋這起民族性人為災難,動用所有國家機器,給揭露愛滋病疫情者謊忸的戴上反華、反黨這些嚇人的罪名。陳奎元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失滅良知迅即轉身,密切配合江、李、劉罪惡系統把惡做到極致,不顧公理公開嚴厲打擊封鎖。」

甚至在一次全省會議上,中共「維穩」權力機構把有關部門——衛生、教育、防疫、公檢法司等集合一起,劉全喜咆哮宣稱「高耀潔配合國外反華勢力惡毒攻擊中國」。接著一系列打壓開始了,「國保圍樓,廳級高官入室,公然禁止出國領獎,安全受威脅」等。

她說:「整個河南,各行各業人士都對她避之不及⋯⋯面對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強大、擁有各種資源的怪獸。」

文章還說,除了李長春、劉全喜、陳奎元,主抓宣傳、時任河南省常委的孔玉芳、2004年接任河南省省委書記的徐光春、時任漯河衛生局局長的劉學周也是幫凶。孔玉芳繼續打壓、封鎖高耀潔,經常動用國安人員圍堵她的住宅,在演講廳驅離聽眾人群;劉學周替李、劉把守河南省衛生大門,繼續掩蓋罪惡;靠給江氏拍照片而起步徐光春獻媚於江氏,服務於李長春,被起了一個「徐光吹」的外號,「他專會吹牛,還會賣官,這是河南岀了名的」。

高耀潔認為,曾在河南省任職的李克強雖當時作為河南省的二把手,不負主要責任,但也應該負一定的責任。

文章說:「劉全喜攜同劉學周等一幫河南省衛生系統的敗類,揭開了潘多拉盒子。李長春,陳奎元,孔玉芳等極力掩蓋封鎖,造成災禍延續,罪不容恕。愛滋病在河南省肆虐了多少年,殺害死了多少萬人,這不僅是一個簡單的抽象數字,而是一串串真實的姓名和面孔,一幅幅慘不忍睹的場面,一聲聲絕望的哭聲,和一片片連綿不斷的新墳,完全可以證實愛滋病災難的疫情⋯⋯」

而去年12月1日中共前衛生部高官陳秉中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披露,通過他對河南省30個縣上百個愛滋病村的調查,發現感染愛滋病毒因缺乏治療病痛難忍及社會岐視而自殺者屢見不鮮。「河南柘城縣雙廟村5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30人自殺;河南上蔡縣後陽村4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6人自殺;河南上蔡縣文樓村300名愛滋病死者中,有5人自殺。」

另據北京佑安醫院著名愛滋病專家張可在1999至2004年間,對新蔡、沈丘、尉氏等幾個縣2343例愛滋病死亡病例分析發現,因無法經受愛滋病晚期的折磨和歧視,有3%,即70人自殺。法國《解放報》2002年的報道稱,據國際醫學界估計,河南愛滋病病毒呈陽性者人數至少達到150萬。

其實不只是河南有大批愛滋病患者。2017年11月30日,據深圳市疾控中心發佈數據稱,2017年1-10月,深圳市共新增愛滋病(HIV)感染者及病人1,933例,較2016年同期上升1.7%。此次首次檢出平均年齡是30歲,較2016年的34.5歲更年輕,男性佔91.0%,多為同性戀。

而最為堪憂的是,愛滋病疫情低齡化仍在繼續擴大。2017年1月~10月,學生病例17例,其中有3例是初中生,2例是高中或中專生,最小的一例尚不足13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