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幾大官媒全文發佈趙樂際在今年1月11日十九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的工作報告。

外界注意到,在趙樂際這最新報告的「二、2018年重點工作(六)鞏固發展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部份,即第二大類第六小點中的一大亮點是: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

就在官媒將此報告全文發佈的同一天,據新聞標題為「李強書記新春首個深化上海國資國企改革調研,為何去了這兩家國企」的報道,上海市書記李強在2月12日調研的這兩家國企是光明集團、上汽集團。

李強履新後首次調研國企首選光明集團、上汽集團這兩家,外界特別是上海灘可以說無人不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父子在此的影響力。

上海市是國企重鎮,也曾有文章指出,老上海人都知道,上海市重要國企都和江澤民父子有著千絲萬縷的緊密關係。

雖然今次披露的報告是趙樂際最新的正式講話,但其聲稱規範官員親屬經商的說法並不新,時間倒回三年前,上海市正是作為全國首個試點。

2015年2月27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深改組第十次會議通過了《上海市開展進一步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工作的意見》方案。隨後,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眾號「俠客島」不僅刊文對此進行解讀,更不尋常的是,文章直白寫道:「畢竟,這些事兒,『悶聲發大財』的主兒們可能揣著明白裝糊塗,但大家都看得見摸得著⋯⋯」

當時官媒文章罕見晾曬的「悶聲發大財」,早已被傳媒界視為江澤民的「獨家標籤」、「註冊商標」,甚至是「家訓」。

2016年1月12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習近平在十八屆中紀委六次全會上的講話全文,內容顯示習近平專門強調一個話題「家風」,並且如此表示:從近年查處的腐敗案件看,家風敗壞是重要原因⋯⋯不少領導幹部子女利用父母影響經商謀利、大發不義之財等等。

習近平該次談腐敗提「家風」批權貴子弟「大發不義之財」,由於黨報晾曬「悶聲發大財」在前,是否針對前江澤民家族而來讓當時外界有不少聯想。就像這次趙樂際工作報告再提規範官員親屬經商,而眾官媒公佈全文當天,曾經作為全國首個試點的上海,在十九大後上任的李強新春調研國企也去了有背景的光明集團、上汽集團,同樣讓人有著諸多想像空間。

光明集團在十八後連爆高層窩案延燒以來,至今尚無退燒跡象,如十九大後,今年2月1日光明系上市公司上海梅林原總經理徐榮軍被查。光明集團的命名由來被指是當過集團前身副廠長的江澤民「賜名」。

上汽集團多年來也是腐敗盛傳,網上舉報上汽高層多是裸官,包括掌門逾十年的現任董事長胡茂元,胡茂元還有另外一個重要身分是「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會長」。剛剛發生的新聞,2月13日一汽出身的吳紹明在北京墜樓身亡,吳紹明的現職正是中汽協的副會長兼秘書長。

在安邦集團的吳小暉出事後,官媒發文曝安邦前身安邦財險2004年成立的原始大股東有上汽集團,上汽時任總經理胡茂元成為安邦財險首任董事長,直至2014年,胡茂元仍為安邦集團法定代表人,後來才變更為吳小暉。

公司歷史年報顯示,上汽集團不但有江綿恆上海聯和的資金,他還入主董事會手操資金及人事大權。多年前已有投資人直指:「上汽是整個上海金融腐敗的縮影,必須一查到底」。

接下來,不論是中紀委或上海當局,若在上海國企等領域採取甚麼反腐行動,是否針對江澤民、江綿恆父子而來,按照慣例仍會引發不少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