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4日,中國傳統的年三十晚上,一直身處漩渦並屢曝猛料的大陸富豪郭文貴,在美國再度發佈視頻,稱經過自己聘請的專業團隊的調查,業已證實,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是世界首富,其家族控制的「盜國」資產高達5000億美金(約4萬億人民幣),包括基金、股票、銀行、信託,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黃金期貨、房地產、海外控股公司、離岸公司等,資產由其孫子江志成代表江家持有,其內幕「駭人聽聞」。

江澤民家族貪腐嚴重早已不是秘密,其家族早已被稱為「天下第一貪」。據《中國事務》前幾年透露:「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擁有3億5千萬美元的秘密帳戶;在印度尼西亞的巴厘島買了一棟豪宅,1990年就值1千萬美元,由前外長唐家璇替他辦理。」另據香港媒體披露,國際結算銀行2002年12月曾發現一筆20多億美金的巨額中國外流資金無人認領。之後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劉金寶在獄中招認,這筆錢是江澤民在中共十六大前夕,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出去的。

不過,江家究竟貪污了多少錢,一直以來並無確切數字。郭文貴的曝料無疑填補了這個空白,而且所曝出的這個天文數字並非不可能的。因為江澤民當政時期,就讓自己的兩個兒子江綿恆、江綿康悶聲大搞權錢交易,撈取財富。

根據海外媒體報道,江綿恆1994年捨棄上海冶金研究所所長的職務,以數百萬元購下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2000年江綿恆又創立宏力微電子公司,投資64億美元,所需資金來自國庫。2001年5月,在香港舉行的「財富論壇」上,江澤民把江綿恆介紹給非富即貴的國際要人,特別是跨國公司的富豪們,以擴大江氏王國的實力。果然,在中共申奧成功的第二天,江綿恆就開始與這些外國富豪們簽下大筆訂單。此時江綿恆已經成了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此外,江綿恆還以上海為基地發展其「電訊王國」,並涉足多起震驚國際的中國重大貪污要案,如「周正毅案」、「劉金寶案」、「黃菊前秘書王維工案」等,1.2萬億的「上海招沽案」也直指江綿恆。

至於江綿康,公開職務是上海市建設和交通管理委員會局級巡視員,負責全市土地、拆遷、規劃、建築總協調工作。因為其特殊的背景,其權力自不用說。按照上海知名律師鄭恩寵所言,巡視員雖不是正式職務,但是官位很大,職權其實跟建設委員會主任一樣大。而江綿康以上海建設和交通委員會為倚靠,成立了吸附之上的研究所、研究中心、企業、社團、出版刊物等,同樣攫取了大量利益。

正是江澤民家族起了「先鋒模範」作用,江派各級馬仔們紛紛效仿。徐才厚、郭伯雄在軍中的賣官鬻爵,周永康在政法系、石油系的撈金,曾慶紅讓兒子曾偉低價購得國企和多方攫取利益……在江的統治下,中國社會腐敗成風,實現了中共建政以來首次貪官治國的局面,並導致貧富差距擴大,道德急劇下滑,百姓怨聲載道。

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江和這些被拿下的貪官們曾在各個場合大喊「反腐」,但是事實上,「反腐」的口號不過是其欺騙民心、打擊政敵的工具。也就是說,效忠江的「貪官」平步青雲,而二心異己分子則在反腐敗名義下被狠手整治,還有一些對江無用的小卒成為殺雞儆猴的倒楣鬼。

習近平上台後,為了施政安全,通過過去五年的反腐,拿下了上百名省部級以上的高官,這些人大多為江澤民或其大馬仔提拔,不僅貪污受賄,濫用職權,且擁有眾多的情婦,其攫取的錢財以億計算,其中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周永康、薄熙來等更是坐擁上百億、上千億的巨貪——雖然中共羞羞答答不敢承認。

中共十九大後,當局反腐調門似乎有所降低,巨貪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等在今年新年前依舊被「看望」,似乎昭示著他們尚且安好。雖然暫時的安好不代表未來就一定安好,但這難免讓外界產生質疑:難道曾經說過的反腐要「直搗黃龍府」只是說說而已?不拿下落馬高官背後的總後台,何以服天下?

記得2017年4月時,官媒曾報道稱,日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和《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並發出通知,要求各級黨委(黨組)認真遵照執行,其中《規定》是對2010年版的修訂,《辦法》則是新制定的。

根據《規定》和《方法》,中共官員的8項「家事」和6項「家產」必須向中共組織報告。8項「家事」中包括配偶、子女移居國(境)外的情況,或者雖未移居國(境)外,但連續在國(境)外工作、生活一年以上的情況;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的從業情況等。

6項「家產」包括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為所有權人或者共有人的房產情況;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投資或者以其它方式持有股票、基金、投資型保險等的情況;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的情況;本人、配偶、共同生活的子女在國(境)外的存款和投資情況等。

通知還稱「各級領導幹部尤其是高級幹部要帶頭執行」,而「高級幹部」就包括「 離退休後享受副省部級以上待遇的幹部」。換言之,江澤民、曾慶紅、羅干、賈慶林、李長春等亦屬於申報之列。

如今,通知發佈已近一年,不知中共高官們申報的如何。如果比照江澤民自己申報的家族財產與郭文貴的曝料,差距會有多大呢? 估計中南海的高官們個個心知肚明。

不可否認的是,江家巨額資產被曝產生的衝擊力是巨大的,中南海該如何應對呢?選擇沉默,繼續按照十九大制定的方向,堅持在馬列毛鄧、江思想和理論等的指導下前行?還是順應天意、民心,拿下江澤民這個惡貫滿盈之徒?這是擺在中南海高層前的一道關鍵的選擇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