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的英文名字是1987 : When The Day Comes,在台灣被翻譯為《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港譯《1987:逆權公民》。看過影片,可以說,港譯版本更佳貼切導演對影片創作的初衷和對其意義的期望。

曝光真相的蝴蝶效應

正如電影海報中出現的眾多主角一樣,影片綜合了眾多的角色與視角,導演巧妙的設計情節,令每一個角色都出現得恰如其分,不凌亂,不突兀,並且配合到位,使影片的故事得以完美呈現。有極力掩飾真相的獨裁政權、政府權力內部的高層官員、有被權力蒙蔽的警察、正義的檢察官、追查真相的記者、勇敢的獄警、學運的年輕學生和為真相奮鬥的平民百姓。這些角色,代表了社會中不同階層的大眾,在價值觀的矛盾衝突中或者是平行重疊中,合力推進故事的發展,環環緊扣。

男兒有淚

在如此眾多的正義人士中,觀眾並沒有被引入一個脫離現實的英雄世界,這組群像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男兒有淚」。富有正義感的獄警長官,被暴打時會痛苦到不禁流出眼淚,依然將真正的事實抄錄給了被關押的新聞記者;堅持真相的檢察官(河正宇 飾)面對獨裁的權力中心,會借酒壯膽,亦會借酒澆愁;勇敢的獄警(柳海真 飾)在被酷刑拷打時,雖然內心堅定,但面對家人的威脅,亦會痛苦流淚……

這些人物的真實在於,他們的痛苦是要克服內心的恐懼,選擇做自己應該並能夠做的事情。但如果他們當中,即使只是一人,做出了不同的選擇,事情的結果也許會截然不同。

亂世中掙扎的平民

的確,現實中並非每個人都是如獄警、檢察官、或者記者一般的勇敢,很多人都會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躲開矛盾,尤其生活在高壓獨裁政府統治下的平民,對這種風口浪尖下的事件,無疑首先是抱著保全自己、保全家人的心態,如同影片中的少女妍熙(金泰梨 飾),這位風華正茂的大學生。妍熙代表了當時的平民百姓,一邊擔心著舅舅和家人,不情願地傳遞真相,一邊又認同為正義和壓迫的義舉。直到看到殘酷現實將她的生活撕裂,舅舅被捉,被酷刑毒打,心愛的學長也離她而去,再無法擁有安靜的生活。她終於在掙扎中堅定了自己的內心。

只要沒有真正的民主,每個人隨時都會變成被迫害的對象。妍熙的掙扎就像現在的我們,也同時代表著每一位在1987年6月決定走出家門,走上街頭的人。

真相是救贖

影片中有一句台詞來自於一位身陷囹圄的報社記者:「只有真相可以救我們,只有真相可以救我們的國家。」他是眾多追查真相記者中的一位,鏡頭不多,但是至關重要,因為他說出了導演創作影片時的初衷:「這是南韓當代歷史上最緊張和關鍵的時刻,當中涉事的人物與其行為就像蝴蝶效應般,一環接一環,每一個個體的抉擇、原則和醒覺都不知不覺地影響著他人的生活,甚至關乎整個社會和國家。這不止是一部電影,他能讓觀眾反思自己,和自身與時代的密切關係。」

*** *** *** ***

驚心動魄的歷史不僅僅存在於回憶的鏡頭中,歷史會跨越時空和國度重演。正如同這部影片,在中國大陸,這樣緊扣心弦,驚心動魄的生死關頭,正真真實實在發生著。因為就在當下,許多大陸的民主和正義人士,為了揭露政府對「709律師」的迫害,以及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協助調查及提供迫害證據、保護證人,並傳遞證據真相。海外亦有許多正義人士在積極協調合作,勇敢支持制止迫害,揭露真相。他們勇敢無私,低調謹慎,一點一滴把中共對民主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各式各樣的迫害惡行證據保留下來,將真相帶給國際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