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對前中宣部副部長、前網信辦主任魯煒的通報措辭罕見的嚴厲,可見其問題嚴重,同時也折射出中共文宣系統內部的亂局。有報道說,魯煒的上司劉奇葆被踢出局,之後查處魯煒,也顯示習當局要徹底清洗文宣系統,外界關注後續是否還有文宣體系高官落馬。

中共官方2月13日通報稱,魯煒「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大搞特權、專橫跋扈、以權謀私、對中央關於網信工作的部署搞選擇性執行」等。

官方這份用詞「最狠」的通報背後,也隱藏著有關魯煒的各種傳聞。在落馬前,魯煒就醜聞纏身,名聲不佳,如新華社記者周方舉報魯煒出席「人奶宴」、對新疆無界網轉發不利於習近平的消息負有責任等。

2月13日,中共中宣部召開專題會議,傳達魯煒被雙開的決定。在會議上稱,「要與魯煒劃清界限,堅決全面徹底肅清魯煒的惡劣影響。」

香港01報道,通報所指「魯煒對中央關於網信工作的戰略部署搞選擇性執行」直接反映了其在宣傳系統的工作態度。但並未透露魯煒的具體問題。熟悉魯煒的人稱,「他行事魯莽,膽大包天,能夠為了自己營造的小圈子而不擇手段。」

在中共公佈的魯煒罪名中,「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對中央關於網信工作的戰略部署搞選擇性執行」,報道說,這從某種程度上反映的是文宣系統內部的亂局。

報道提到,有不少消息透露,中共十九大後,從中宣部前部長劉奇葆未到齡退居二線,直到此次查處魯煒的政治用詞如此嚴厲,是習近平決心徹底改革文宣系統的開始。後續是否還有文宣體系的高官落馬、如何改革,也是外界所關注的。

早就有內部消息指,魯煒常在各種場合打著習近平的旗號擴大自己的影響。

而橫跨團派、江派兩大派系的劉奇葆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上未能連任政治局委員。隨後他的中宣部長職位被習近平的舊部、新任政治局委員黃坤明接替。

從習近平上任以來,劉奇葆一直被指與主管文宣系統的江派常委劉雲山沆瀣一氣,對習近平的講話「高級黑」、「捧殺」等。

巧合的是,就在習舊部黃坤明接替劉奇葆的中宣部部長職位不到一個月,劉奇葆的副手魯煒就被拿下。而魯煒落馬的時間,也是劉雲山下台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表示,官方對魯煒的定性用詞「最狠」,作為劉雲山在宣傳系統的重要成員,其落馬並被官媒「痛斥」,標誌著習近平對劉雲山宣傳系統的大清洗在持續進行中,同時也是對魯煒的後台劉雲山的不滿和憤怒,因為描述魯煒的種種罪狀,之前都在劉雲山身上體現。

夏小強認為,由於魯煒幾乎有著與劉雲山相同的官場軌跡,可以說是微縮版的劉雲山。魯煒被習當局嚴詞高調「痛斥」並嚴辦,不僅是習近平全面清洗劉雲山宣傳系統的標誌,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矛頭同時對準了魯煒背後的劉雲山。